知音网首页 > 娱乐 > 星闻 > 外国市长周末变身烟囱工与“门童”

订阅知音杂志

外国市长周末变身烟囱工与“门童”

www.zhiyin.cn 2007-07-17 22:03:47 我要评论

字号:T|T

在世界各地,有这么一些市长,在克尽职守地当着父母官的同时,还利用周末等空闲时间干点别的,比如赚赚外快。他们脱下笔挺的西装走入人群,和普通的“打工仔”没有任何差别。

文/洪州

市长变身烟囱工

杜塞尔多夫市是德国北莱茵西法仑州政府所在地,在莱茵河与杜塞尔河交汇处,人口570,000人,在德国位居第九大城市,是德国西部重要的经济、金融中心,水、陆、空交通枢纽。杜塞尔多夫有鲁尔区的“办公桌”之称,设在这里的钢材、钢管、钢铁、机械、化工和玻璃等工业企业享有世界声誉。

而作为该市的市长,周末所做的最重要的事情,竟然是走街窜巷地为市民掏烟囱。这实在让人难以置信。其实这是因为,该市大多数市民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立住宅,一般都是二三层的楼房,在冬天,为了便于随时取暖,居民除了用电器设备、一个储油罐外,家家都有各式各样的壁炉,烟囱也就是居民家里必不可少的了。在德国,政府规定,居民住宅的烟囱每年必须清理两次以上,这也就催生了一个特殊工作——掏烟囱。清理烟囱是件又脏又累的活,这样一来,其工作的酬劳自然很高,而这一行业也受到了市民的普遍尊重和欢迎。

据介绍,杜塞尔多夫市的市长艾尔先生,以前也是一位掏烟囱的工人。做了市长以后,他有了自己的助手和秘书,经常参与各种政治活动,并参加各类有关方案的决策,而且,每天晚上要参加两个小时左右的市政府例会来解决各类具体问题。他们作为政府长官每次参加晚上的会议,均可获得政府发给的补贴,每小时约30马克。但按规定他们必须把这笔补贴金的三分之一拿出来缴纳党费。

由于市长的职务补贴很少,所以,为了生活,市长就不得不去重操旧业——掏烟囱。除了日常工作和每周四下午按规定接待来访的市民外,其余包括周末在内的大多数时间均去市区各地为市民服务。市长会在敲开市民的门后,和房主热情地交谈几句,然后带好口罩,做好准备工作,认认真真地开始掏烟囱的工作,让人很难想象这是一位拥有50多万人口、世界著名的时装城市以及有名的博览会城市的市长。市民也并没有因为市长是掏烟囱而歧视他或者有其他什么看法。在市民眼里,这一切很正常,这仅仅是一份普通的工作,没有太多的“高低贵贱”在里面。当然因为有与市民正面接触的机会,对于民意他是很清楚的,这也直接影响到他的工作,处处为民考虑也就不再是空话。据一位外交官员介绍,其实在德国像艾尔一样的市长很多,在任职市长的同时,他们还做箍桶匠或者业余教师,还有的去做业余修理工或其他普通的工作。

市长乐意当“门童”

戴尔.斯帕克斯是美国科罗拉多州联邦高地市的市长。高地市拥有常住人口1.2万人,政府官员不足百人。高地市人均年收入约1.7万美元。但是政府官员的薪酬十分微薄。跟周边大部分城市一样,联邦高地市的市长不是政府雇员,纳税人并不为他支付福利。市长不得不自己支付昂贵的健康保险,加上燃气费、水费、电费等,市长家每月的账单约3500美元。而市长一年的工资仅够支付两个月的账单。“在贫困水准以下” 戴尔.斯帕克斯说。

作为市长,斯帕克斯必须向联邦高地市1.2万多名常住人口负责,这其中约有五六百华人。每天斯帕克斯市长要花四五个小时处理日常事务。但他并不是这块方圆4.7平方公里土地上的“统治者”。他只是主持着这座城市的“最高权力机构”—市政委员会。尽管尊为“最高权力机构”的“一把手”,可他没法决定自己工资的高低。假如他想让自己的薪酬涨到每月1000美元,最终需要全市市民投票表决。

因此在2005年,当斯帕克斯自家开的一家餐馆生意萧条后,他就决定到该市惟一一家脱衣舞俱乐部去找一份兼职工作,充当“门童”。

一年前,当他到这家俱乐部送外卖上门时,俱乐部老板发出了邀请,问这位常常为卖不出烤肉发愁的汉子愿不愿来看门?他并没有马上答应,而是回家征询了一下妻子的意见,看到妻子也并没有反对,他便来上班,开始了“门童”生涯。他承认,最初他也考虑过市民的感受。但是“大部分市民可不知道我挣得那么少,一个月才600美元!”

每天上班,他都很准时,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检查客人的证件,并负责收取相关费用。看到有客人进来时,他都很礼貌地说“先生,请掏出您的证件,”检查完后,很礼貌地将门推开,送客人进去。而他每晚的报酬是100美元。斯帕克斯说:“我的底线是,我只是用当门房挣来的钱支付我的医疗保险费。我一个晚上赚100美元,一周兼职3天,而我们的医疗保险需要每月缴纳1200美元。”他的“保密”工作一直做得很好,并没有被人认出来是市长。因为很多人在接受检查时,根本不会想到“门童”和市长之间有什么联系。虽然也有人觉得此人跟市长长得有点像,但是并没有人深究其身份。

遗憾的是,这份不赖的收入,仅仅维持了一年便泡汤了。美国当地时间2006年4月15日(周六)晚上,斯帕克斯一如既往地来到俱乐部上班,列行地做着检查证件、收收服务费一类的工作,忽然20多名警察闯了进来,并逮捕了包括这家俱乐部老板、DJ和8名脱衣舞女在内的10来个人。她们被指控违反了脱衣舞者与观众最近距离不得少于3英尺(约0.9米)的规定,且有不正当触摸,甚至有几人涉嫌卖淫。“我根本不知道他们究竟干了什么。”市长说,“我找这份工作,只不过是为了支付账单,就这么简单。”因为这事,斯帕克斯市长的电话快要被打爆了。在送过外卖,做过“门童”之后,这位市长又要开始自己的找工作历程。而市长的妻子也没工作。“找份工作可不容易啊!”他慨叹。

作为市长,斯帕克斯没专车、没秘书。尽管在市政大楼里有一间办公室,但他更喜欢在自家办公。1999年他第一次竞选只花了几百美元,便以压倒性优势当选。4年后换届,他成功连任。他从未想过当市长有什么油水可捞。在斯帕克斯看来,当市长可以“跟那么多人打交道”,“是一份有趣的工作”。到明年11月,斯帕克斯市长的任期将满,并且不能再连任。

周末兼职当市长

阿兰.沙斯达尼奥尔先生是法国苏亚克市的市镇长。苏亚克位于法国西南,人口约1万,距巴黎500多公里。苏亚克与绝大多数法国市镇一样,由一个市议会负责管理市镇。市镇议会成员通过普选产生,市长则由市议会内部的选举产生。阿兰先生毕业于法国著名的高等师范专科学校。先后在法国合作部、外交部、国防部和对外贸易部任职。1977年,阿兰在他的老家竞选苏亚克市镇长,击败对手获得成功。他还担任过国民议会议员和总部设在图卢兹的比利牛斯大区议会的副主席。同时,他的职业生涯向专业化发展,先是在《巴黎日报》担任要职,后进入阿歇特集团。成为该集团内主管国际事务的秘书长。

从那时起,阿兰的双重身份工作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平时他在巴黎上班,周末则赶往苏亚克。阿兰与夫人卡罗莱在苏亚克有自己的别墅,他通常周五出发,周六全天都在市政府工作。作为当地的“父母官”,阿兰?沙斯达尼奥尔将千头万绪的工作处理得井井有条,其中包括诸如出生、婚姻、离异、死亡等户籍身份事宜。

阿兰在市政府的活动安排得相当紧凑。阿兰的一个周六日程表是这样安排的:上午10点开始与市议会和市府各部门负责人开会;13点宴请活动;15点接受记者采访;17点参加会谈;18点半主持画展开幕式;21点在市镇教堂主持莫扎特主题音乐会;22点半在市立花园举行大型露天冷餐会。虽然对丈夫整日忙于工作有些微词,但说是这么说,并没有妨碍卡洛莱对丈夫的理解和支持。卡洛莱经常对朋友说,我们要鼓励他。每有宴会,她总能办得有声有色,颇得大家认同,是大家眼中的“贤内助”。当地市民对阿兰一家十分友善,在他们的眼里,市长先生是一个不知疲倦的人,“他为当地人做了很多事,他很有才华。”

在苏亚克当市长近30年,阿兰说:“从政不容易,但会上瘾,很难割舍掉。”如今,他已放弃了其他职务,惟独不愿放弃市长这一职务。在法国作为兼职市镇长只有津贴,并没有工资。尽管如此,阿兰先生已经习惯于不停地转换角色,很乐于同时做两份工作,面对这么多人的信任,“我很难说不想干了,我已经习惯了,停不下来。”

趁年假掌勺做大厨

2004年时,法国一位市长在休年假的时候在成都“打工”当起了大厨。他就是58岁的法国埃斯普莱特市的市长——安德烈。2004年11月12日至11月24日期间,人们在四川成都索菲特酒店的厨房看到他不停地忙活。他每天在酒店工作8小时:早上9时到下午1时,以及下午5时30分到晚上9时30分。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按照规定,法国市长每年有5周的休假,于是他利用这次的假期,来到成都做厨师、看熊猫。在这期间,市长的工作由第一行政长官代理。

埃斯普莱特市是法国比利牛斯山脉附近的一个小型城市,盛产辣椒,也是法国惟一一个被允许生产辣椒的城市,每年辣椒节吸引了成千上万名游客到那里享受美食和狂欢。 “我做市长是义务的,没有薪金,”安德烈说,“在法国,如果一个城市的人口少于5000人,那么市长、副市长等都是不领薪金的,政府给的惟一补贴就是和法国其他城市交流时所需的伙食费与车费。所以我们都会在工作之余找第二份工作,像我是开饭店做厨师,我们的副市长是水厂的一个工人。”现在,安德烈在埃斯普莱特拥有自己的饭店,市长工作之余,他和其他另外4个厨师一起掌勺给客人做菜。

(摘自《小康》)

关注我们: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集团简介 - 知音动态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2 Zhiyin.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