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娱乐 > 星闻 > 苍天在上!那套房子没有割裂这家人的亲情

订阅知音杂志

苍天在上!那套房子没有割裂这家人的亲情

www.zhiyin.cn 2008-07-22 11:06:06 互联网 我要评论

字号:T|T


撰文/张瑜

(已发表于《打工》2008年第0506期合刊)

养女为了报答养母的养育之恩,曾3次失去婚姻。养母被养女的拳拳孝心感动,表示愿把一套120平方米的房子留给她住。谁料,母亲的话在儿女中掀起轩然大波。为了争夺房产,养母的3个亲生子女开始联手对付养姐,不许她踏入家门半步。最后,他们甚至趁母亲气病入院之际,向法院起诉,请求解除母亲和养姐的收养关系……

当一切都向他们预期的方向发展时,情势急转直下——闹腾得最凶的小弟突然患了尿毒症,需要卖房换肾才能保命。危急时刻,和他同一战线的亲兄妹会甘愿卖掉房子,出手相救吗?而伤心透顶的养姐得知小弟患病后,会作出什么意想不到的举动呢?事情的发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孝女反哺,遗嘱引发亲情大裂变

 

今年51岁的程少民是程昌建和付秀婷夫妇的养女。当年,在新疆乌鲁木齐市消防大队工作的程昌建夫妇结婚数载,两人都年过30岁还未生育儿女。经人介绍,他们收养了一个仅5个月的女孩,取名程少民。

谁知,在程少民3岁那年,付秀婷竟然怀孕了,并于次年6月生下大儿子程建中。之后10年,她又陆续生下二女儿程建丽和小儿子程建宾,但夫妻俩对程少民仍然视如己出。

程少民18岁那年,养父母做主将她嫁给了大姨付秀华的儿子。当时,程少民跪在养父母跟前,哭着说:“爸妈,我不想离开你们,我想在家照顾你们一辈子,弟弟妹妹还需要我带……”养母流泪劝说了半天,她才不得已地远嫁到河南。可是,由于婚后感情不和,她与丈夫离了婚,又独自返回了乌鲁木齐。回家后,程少民把养父母和3个弟妹照顾得更周到了。

直到29岁那年,程少民才与当地一个姓辇的养鸡专业户结了婚。婚后,程少民经常回娘家看望养父母,不时给老人送点鸡蛋、毛毯等生活用品。在妹妹程建丽出嫁那年,她还用自己辛苦攒下的钱给妹妹买了一枚黄金戒指。见程少民如此孝敬养父母,丈夫经常和她吵架。一天,丈夫责怪程少民不该擅自花500元钱给小弟程建宾买手表,夫妻俩为此大吵了一架,丈夫将她打得鼻青脸肿。程少民忍无可忍,最终选择了离婚

后经人介绍,1995年初,程少民又和40岁的机修工马小军结婚,她很珍惜这段感情。婚后不久,程少民就怀孕了,丈夫对她宠爱有加。程少民怀孕5个月时,大弟媳李萍生孩子了。程少民准备好一篮子鸡蛋让丈夫送去祝贺,可马小军要上班,无奈她只好挺着肚子亲自送去。回家的路上,程少民不小心滑倒在雪地上,当即流产了。医生说她是高龄妊娠,以后再不能生育了。程少民悲痛欲绝,她的第三次婚姻也走到了尽头。程少民发誓以后再不嫁人了。她在乌鲁木齐市南梁坡南十巷租了一间民房独自居住,靠四处打零工谋生。养母见她一心顾这个家,弄到如此地步,心疼地劝她说:“闺女,现在弟弟妹妹们都长大了,你就省点心吧!”

2003年5月,养父程昌建因病去世,程少民痛不欲生。她担心养母孤独,就经常过去陪伴她,无微不至地照顾养母的生活。养父去世后,留下位于阿勒泰路天海小区11栋楼的房改房一套,有120平方米,当时价值40万元人民币。正是这套房子,引发了程少民和3个弟妹间的亲情大决裂。

当时,大弟程建中在乌鲁木齐化工厂上班,与同事李萍结婚后育有一子,居住在红山路一套60平方米的老房子里;妹妹程建丽也已嫁人,住在夫家;小弟程建宾30多岁了一直未婚,平时住在电信局的单身宿舍里,很少回家。程少民见养母没人照管,便时常过去照顾老人。

2006年5月,在养父去世3周年那天,程少民姐弟4人相约去给父亲扫墓。程少民主动承担了沿途一路的开销,包括打的费、纸烛费和养父骨灰盒的存放费等近千元。扫墓回来后,养母见程少民仍一个人过,冷冷清清的,于是对她说:“闺女,你就搬回来住吧,以后就不用来回奔波了。这里也是你的家呀!你为这个家付出的太多,我走后这个房子就留给你住吧!”

谁料,母亲的话引起了程建中妻子李萍的强烈不满,她私下串通二妹和小弟说:“程少民又不是咱们的亲姐,母亲凭什么要把房子给她?如今房价这么高,我们都还买不起房子住呢!给她了,建宾以后结婚住哪里呀?”大嫂的一番话,立刻得到了程建丽和程建宾的认同,他们决定:一定要阻止母亲将这套房子给程少民。

联手对付程少民的同时,程家兄妹又各怀鬼胎,都想将房产据为己有。只有大弟程建中觉得大姐也挺不容易,建议让她搬回来和母亲同住,彼此也有个照应!哪知他话音未落,就被妻子啐了一脸唾沫。李萍说:“你说得倒轻巧!有本事你也给我和孩子买一套房子去?”程建中被妻子呛得哑口无言。

 

房产之争,扭曲人性撕裂姐弟亲情

 

2006年10月,李萍借口孩子上学方便,想把位于红山路的那间小房让给婆婆住,他们一家三口搬到天海小区的大房子里来。程建宾看穿了大嫂的心思,坚决不同意。李萍对他说:“三叔,我这不是先给你占个窝嘛!等你结婚,我就把房子让给你!”程建宾才默许了。

果然,搬进来没多久,李萍便四处托人打点关系,设法变更房产证,想将这套房子占为己有。但由于付秀婷不肯签字,李萍办不了产权过户手续。为了让母亲打消将房子留给程少民的念头,李萍唆使小弟说:“你别看大姐对母亲这样热心,其实她就是冲着这套房子来的!”于是,叔嫂合谋千方百计地阻止程少民和母亲单独相处。

2006年农历除夕,程少民给养母做了她最爱吃的饺子送来,刚到楼下,就碰到小弟。程建宾见养姐又来“讨好”母亲,一挥手将她手里的饺子打翻在地,恨恨地说:“谁要你假惺惺地送东西来?我早就给妈买了好吃的!”程少民莫名其妙地说:“你凭什么这样对我?孝敬母亲有错吗?”程建宾冷笑道:“你不要装了,如此虚情假意,不就是为了那套房子吗?”程少民解释说:“那是妈随口说的,她真要给我,我还不要呢!”可小弟根本不信她的话,弄得程少民心酸不已……

2007年4月26日,程少民听说养母身体不舒服,便买了营养品来探望,程建宾将她拦在门外,粗暴地说:“你滚远点,这个家不欢迎你!”程少民一番好心,竟遭此误解,眼泪顿时像断线的珠子往下落。她一再声明,她绝对不会要那套房子,可程建宾就是不信。为了不让母亲和程少民通电话,程建宾将家中的电话也停了。

到了5月29日,程少民思母心切,买了两只老母鸡前来准备炖鸡汤给老人喝。然而,她才踏进家门,程建宾就劈头盖脸地说:“你怎么如此厚脸皮?我说过多少遍了,这个家不欢迎你!”程少民坦然地说:“我来看望母亲,只是为了敬一点孝心,我才没你想的那么龌龊!”程建宾听了此话,抬手就给了她一记耳光。这时,躲在里屋的李萍也出来,怒气冲冲地说:“你根本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你再不知好歹,我打断你的腿!”说着,她就扑上来打程少民。邻居开门见程少民被打,赶紧拨110报警。不一会儿,派出所的民警赶来,才将这场家庭纠纷平息。

程少民彻底绝望了!她活了几十岁,连养父母都没舍得打过她,如今却被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小弟给打了。她感到自己好委屈、好无助,独自跑到养父的墓碑前,哭得肝肠寸断!她发誓,以后再不踏进程家半步!

当付秀婷得知小儿子和大媳妇为了房子,竟动手打程少民,气得心脏病发作,当即昏了过去。程建宾赶紧将母亲送到医院抢救。好在付秀婷只是气急攻心,很快被抢救过来。第二天,程少民得知养母住院后,思虑再三,还是悄悄来病房探望,母女俩抱头痛哭。

李萍、程建丽和程建宾商量,干脆趁母亲住院之机,以母亲的名义起诉到法院,请求解除付秀婷与程少民之间的收养关系。三人一拍即合,程建宾还起草了起诉状。他在起诉状中称:从去年至今,被告经常到原告处追问养父去世时的财产情况,企图分割家产,致使原告心脏病发作。为了让原告享有一个安宁的晚年,现在请求法院判决解除原、被告之间的收养关系……

接到法院的传票时,程少民傻眼了。为了一套房子,弟妹们大动干戈不说,还要闹到对簿公堂。程少民找到程建宾,流着眼泪说:“我只想尽一份孝心,回报母亲的养育之恩。求求你们,不要再阻拦我来看望母亲……”说到这里,程少民恨不能把心掏出来给他看。

让程建宾等人料想不到的是:6月5日,程少民委托新疆恒达律师事务所的侯全祖律师起草了答辩书,准备上法庭应诉;7月2日,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人民法院深入调查后,作出“(2007)沙民一初字第2600号民事裁定书”,以本案诉状并非原告本人的意思表示为由,驳回起诉……

 

以德报怨,寡情小弟跪谢恩人大姐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几个月来,闹腾得最凶的程建宾一直感觉身体不适,工作时经常犯困,上下楼梯时感到眩晕……2007年7月21日,程建宾突然眼前一黑,栽倒在电信营业大厅里。同事将他送到解放军747医院后,被诊断为“慢性肾炎,肾功能不全(尿毒症早期)”。医生说:“为防止毒素对心脏的进一步损伤,须进行血液透析。要作好换肾的准备,手术费用得30万元……”付秀婷得知小儿子身患绝症,对大儿子程建中说:“建宾这病凶险,眼下又无法凑足这么多钱,只有把你们住的那套房子卖了!”一听说要卖房子,李萍第一个反对说:“我不赞成!卖了房子我们住哪里呀?再说,房子是父亲的遗产,我们大家都有份,又不是只属于小弟一个人的!”一家人为此争吵起来,结果不欢而散。

这时,医院又传话来,说肾移植最好的供体,是有血缘关系的直系亲属。显然,母亲年迈体衰,不适合捐肾;程建中不顾妻子的百般阻挠,到医院作了抽血化验和淋巴毒试验,但配型结果不适合移植。小弟的最后一线生机就押在了二姐程建丽身上了!

第二天,程建丽很不情愿地进行了化验,结果HLA配型吻合,可以做移植手术。可是,正当程建宾庆幸自己有救了时,程建丽却找借口躲了起来,消失得无影无踪。程建宾得知朝夕相处的大嫂和二姐如此薄情寡义,这才意识到被她们利用了。回想起幼时大姐对他们兄妹仨呵护有加,多次替他们挨打、受气,他心里自责不已,觉得自己对不起大姐!

8月6日,当程少民得知小弟身患尿毒症后,来到程建宾的病房前,隔着门上的玻璃,她看见小弟虚弱地躺在病床上,全没了之前的飞扬跋扈。程少民看在眼里,禁不住思绪万千:虽然小弟几次打骂自己,但他是在李萍唆使下,一时犯了糊涂。自己大他那么多,无论他做错什么都应该原谅!……

一天,病床上的程建宾一觉醒来,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背对着自己。那人转过身来,竟然是大姐!程建宾惊诧之余,眼里流露出尴尬和不安,心想:她来干什么?是来看自己笑话的吗?……这时,程少民走过来,亲切地说:“小弟,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来看看你!无论以前发生过什么,都已经过去了,我们还是一家人!”程建宾听了,眼泪禁不住地涌了出来。

此后,程少民便每天守候在病床前,照顾小弟。后来,经程建中劝说,李萍终于同意把房子抵押给银行,顺利贷款30万元。眼下关键是等待合适的肾源。眼看小弟的病情一天天恶化,程少民急得寝食难安。她见小弟脸色一天比一天苍白,每晚都呻吟不止,心疼极了。她想:等医院寻找到合适的肾源时,恐怕小弟已经不行了!

8月28日,程少民悄悄打听适合捐肾的条件。医护人员告诉她:“没有血缘关系,血型相同者,有万分之一的可能配型成功……”程少民想,自己与小弟都是B型血,别说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就是十万分之一、百万分之一的希望,也不能放过。于是,她恳求医生为她和小弟做配型。一周后,化验结果出来了,程少民和程建宾的HLA配型有4个位点吻合,符合移植手术的条件。程少民喜极而泣:“真是老天爷保佑小弟啊!”她当即决定为小弟捐肾。为了不影响手术顺利进行,程少民请求医生及家人替她保密,别让小弟知道是她捐的肾。

10月6日,医院告诉程建宾,已找到合适的肾源,可以进行移植手术了。遵照程少民的要求,医生没有告知程建宾供体来源,只说是有人盲捐的。两台手术同时进行,手术室中间隔着一层帘子。开始麻醉前,手术台上的程建宾对捐肾救自己的人感激涕零!在帘子的另一面,程少民同样心潮澎湃,她伸长脖子,多么想看小弟一眼啊!可她为了手术成功,强忍住了这个念头。

一切准备就绪,移植手术由泌尿外科副主任医师武阳负责从程少民体内取出左肾;副主任医师王文杰负责将肾脏移植到程建宾的体内……整个手术持续了6个小时,进行得非常顺利。

手术一周后,程建宾才注意到,大姐程少民已经好几天没来看自己了。大哥告诉他,大姐有事去外地了,要一个月后才能回来。其实,程少民可以下床走动后,曾悄悄几次来到小弟的病房前,隔着玻璃窗观察弟弟。当她看到小弟康复很快,不由得会心地笑了。

11月初的一天,程建宾正扶着墙壁在走廊里散步,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女人迎面走来,他惊呆了,这不就是大姐程少民吗?突然,很多念头急速闪过他的脑海:肾源,盲捐,去外地……程建宾惊奇地问道:“大姐,是你给我捐的肾?”程少民见瞒不过了,只好点头承认。顿时,自责、愧疚、悔恨和感恩多种复杂情感,排山倒海般将他淹没了。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大姐面前,泪如雨下地哭诉道:“大姐,我曾经那样对你,你为什么还要救我?我对不起你呀!我不配你这样做啊!”程建宾抬手扇了自己两记耳光。程少民也哭了,她赶紧扶起小弟说:“快起来,别伤着身子了!……”

2007年12月3日,窗外飘着雪花,室内春光明媚,这天是程少民和程建宾出院的好日子。除了程建丽外,全家人都来接他们出院了。在病房内,程建宾和大姐合影留念。程建宾深情地对程少民说:“大姐,你是我生命的保护神,我以后会一辈子敬重你,照顾你!”

在回家的路上,出租车内飘荡着刀郎深情的歌声:“2002年的第一场雪,是留在乌鲁木齐难舍的情结。你像一只飞来飞去的蝴蝶,在白雪飘飞的季节里摇曳……”程少民眼里泪光闪烁,时光仿佛倒流5年,他们还是那和谐幸福的一家!

(文中李萍和程建丽为化名)(文章代码:103080508)

关注我们: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集团简介 - 知音动态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2 Zhiyin.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