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娱乐 > 星闻 > 痛恨“一家两制”!进城郎的婚姻狼烟四起

订阅知音杂志

痛恨“一家两制”!进城郎的婚姻狼烟四起

www.zhiyin.cn 2008-07-22 15:40:10 互联网 我要评论

字号:T|T

——上海一对“凤凰男”与“孔雀女”夫妇的婚姻悲剧

 撰文/晴天

【本文资料】2007年,由郭小冬和刘若英主演的电视剧《新结婚时代》热播,也在全国上下引发了“凤凰男”与“孔雀女”如何在婚姻中和谐相处的大讨论。“凤凰男”指的是出身农村,却靠个人奋斗在城市里成为精英人士的男性。因为他们是“草窝里飞出的金凤凰”,所以往往承载着全家人共同的梦想,成为全家的希望所在。与之相对,那些生长在城市,从小丰衣足食,娇生惯养,喜欢“开屏”,有意无意“显摆”的城里女孩则被称做“孔雀女”。有人说,“凤凰男”与“孔雀女”是最容易走入婚姻的类型,因为充满了沧桑感的“凤凰男”最容易对娇气单纯的“孔雀女”产生吸引力;但也有人说,因为同样的原因,这两类人的婚姻多以悲剧收场!

张剑锋与妻子王雪晴便是这样典型的一对。为了协调两个差异巨大的家庭,王雪晴“聪明”地想出了“一家两制”的生活方式,对家庭的各项事务进行“差异化处理”。起初,这种方式确实给他们的小家庭带来了和谐与幸福,但终于有一天,他们的“一家两制”制度在残酷的考验面前崩溃了……

 

快乐吗?“凤凰男”娶到了城里的“孔雀女”

 

对于有些“野心”的农家小子来说,去城里上大学,找一份好工作,娶个城里的妻子是他们跳出“农门”,改变命运的关键“三级跳”。张剑锋很骄傲,这几点他靠自己的努力全都做到了。

今年32岁的张剑锋是安徽省蚌埠市怀远县兰桥乡人。作为家中长子,他从小就发誓要靠读书改变命运。1996年,张剑锋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就读于机械工程与自动化专业,之后被顺利地保研。2003年7月他研究生毕业后,应聘到上海正大电气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大公司)当了一名电气工程师。正大公司薪资及福利待遇都很不错,因此张剑锋对这份工作很满意。

张剑锋知道自己出身贫寒,没有任何背景,要想出人头地,只有拼命工作,因此他一直很努力,他也因此成为了这批新人中最受重用的。他的优秀表现很快引起了一个女孩的注意。她叫王雪晴,比张剑锋小两岁,是正大公司销售部的一名文员。她是上海本地人,父亲王守庆是市供电公司的办公室主任,母亲周春芳是一名公务员。王雪晴是独生女,她不喜欢小里小气的上海男人,所以,经受过生活磨炼的张剑锋出现在她面前时,她便被他那种成熟稳重的男子汉气慨征服了。张剑锋也很喜欢娇小秀气、善解人意的王雪晴,两人很快陷入了热恋。

然而当他们的关系公开后,王雪晴的父母却提出了反对意见。他们弄不明白,像女儿这样条件优越的上海女孩,有大把优秀的上海男孩由她挑,为什么偏偏看上了来自农村,事业才刚刚起步的张剑锋呢?可王雪晴却坚持认为,张剑锋善良敦厚,吃苦耐劳,有责任感,比那些油头粉面的上海公子哥儿强多了!她发誓非张剑锋不嫁!她的父母没有办法,只得接受了张剑锋。

2005年春节,张剑锋把王雪晴带回安徽老家过年。张剑锋的父母觉得脸上格外有光:儿子不仅在上海立了业,马上还要娶一位娇滴滴的“上海小姐”为妻,这就意味着,他以及他的后代,都将真正地脱离农村,成为堂堂正正的“城里人”了!张剑锋的父亲张大明忙前忙后,张罗着杀鸡宰鸭,弄了好几桌丰盛的宴席,足足热闹了3天。

两个人的关系正式确定后,接下来便面临着买房安家的问题。上海市中心的房价那时早已突破了每平方米1万元的价格,张剑锋跑断腿才在闵行区找到了一套仅60平方米的小户型,每平方米6300元,首付加上装修费用,最少需要15万元。可张剑锋工作几年来,钱几乎都贴到家里了,手里根本没什么积蓄。王雪晴只好又去找母亲撒娇,周春芳不忍心,于是给了女儿10万元钱当做陪嫁。张剑锋家里东挪西借给他凑了3万元,他又找同事借了2万多元,总算住进了新房。

2005年五一,张剑锋与王雪晴在逸和饭店举办了婚礼。坐在虽然很小却很温馨的新房里,望着身边娇俏可人的妻子,张剑锋觉得这一切都幸福得像做梦一样。

 

“一家两制”:这种生活究竟是甜还是苦

 

婚后的日子,果然像他们所期望的那样幸福而平静。可是张剑锋很快就从一些生活小事中感受到了自己与妻子的家庭在某些方面存在着巨大差异。

婚后不久,张大明夫妇就到上海来看望儿子媳妇,张剑锋想起岳母最喜欢吃“七宝街”的鸭掌,于是也买了些鸭掌想让自己的父母尝尝鲜。没想到父亲只咬了一口,就皱起了眉头。张剑锋赶紧向父亲解释,这是上海最好吃的小吃,很贵的!但父亲始终觉得难以接受。王雪晴赶紧又去楼下买了一份粉蒸肉,父亲才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父母走后,王雪晴为此事笑话了张剑锋好久。

如果说此事过于琐碎,不值一提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一些事情就更令张剑锋难受了。

2005年11月9日,是王守庆55岁的生日。王雪晴为父亲买了一件价值1800多元的新款羊绒衫,顺便又给母亲买了一件1200多元的。昂贵的价格令一向节约的张剑锋咋舌,但妻子高兴,他就没说什么。

2006年春节,张剑锋提出想给自己的父母也买两件羊绒衫,王雪晴却惊讶地说:“我上次看到你爸穿的还是晴纶衫呢!咱给他们买两件羊毛衫就行了!”张剑锋不满地说:“那你爸过生日,你怎么买了羊绒衫呢?”王雪晴说:“你真是呆呀!我爸经常要出席各种会议,不穿好点怎么行?你爸每天下地干活,穿那么贵的衣服有些糟蹋了。”最后,他们给张剑锋的父母各买了一件200多元钱的羊毛衫。果然,张大明夫妇拿到新毛衣后都爱不释手,可一听说要200多元一件,他们顿时像被火烫了似的缩回手来,母亲还直怪他们乱花钱。王雪晴悄悄对张剑锋说:“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要是给爸妈买了羊绒衫,他们还不把你骂死呀!”

虽然张剑锋不得不承认王雪晴说得有道理,但从这以后,他发现家里凡是好的、高档的东西,都被妻子拿去孝敬岳父母,而过时的旧衣服、单位发的帆布手套和胶底鞋等便宜货妻子就让他拿回老家。偏偏自己的家人拿到这些东西还十分开心!父亲高兴地说:“这些东西在乡下用得着哩!自从戴上手套,穿上胶鞋干活,我手脚再没有裂过口子。你们拿回来的衣服,你弟弟和弟媳穿上洋气得很!还有你们买的羊毛衫,你妈拿到县里去换了8斤毛线,给我们全家每人织了一件厚厚的毛衣!”

张剑锋为此郁闷不已,跟妻子发牢骚说:“你怎么对你家人那么大方,对我家人却这么抠门啊!”王雪晴说:“人和人是有差别的,总不能因为我爸穿了皮尔卡丹的西服,就给你爸也买一套穿着去插秧吧?再说,把我父母哄开心了,你也不吃亏,他们还不是成百上千元的贴补我们!像咱们这样的家庭,就得实行‘一家两制’!”

妻子的这一通道理,把张剑锋说得目瞪口呆。没想到她竟然把“持家之道”琢磨得这么透彻。但他想,对于两个差异很大的家庭来说,或许这也是一种很好的处理办法。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自家的亲人“吃了亏”,但双方都得到了所需要的,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强求绝对的“平等”呢?这么一想,他的心理就平衡了。日子就这么平平安安、皆大欢喜地过下去。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一家两制”制度没过多久便给他带来了烦恼。

2006年10月,王雪晴生下了儿子小虎。满月那天,王守庆在酒店摆了几十桌宴席,张大明夫妇和几个老家的亲戚也赶来贺喜。两个月后,王雪晴的表妹结婚,王雪晴包了一个2000元的红包,另外还送了表妹一套倩碧的护肤套装。张剑锋说:“怎么包这么大的红包哇!”王雪晴说:“咱们生小虎的时候,表妹也包了2000元的红包,还送了小虎一个‘好孩子’的童床呢!”对妻子的这种“等价交换”,张剑锋只好摇头。

然而没过几天,张剑锋就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说他姑父干活时不小心从房顶上摔下来亡故了,要他回去吊丧。听到这个消息,张剑锋惊呆了。从小姑姑是最疼他的,生小虎时,姑姑也千里迢迢赶来贺喜,还给雪晴带来了两只乡下的土鸡补身子。姑姑家有3个孩子,其中有一个患了小儿麻痹症,姑父这一走,她的苦日子可想而知!想到这一点,张剑锋恨不得马上飞到姑姑身边去安慰她。可当他向王雪晴索要给姑姑办丧事的礼金时,她却只递过来200元。张剑锋诧异地说:“怎么就这么点?”王雪晴翻开账本说:“你自己看,生虎子的时候她只给我们100元。她拿的两只鸡按市场价算最多30元钱,我还加了70元呢……”她还没说完,张剑锋就大吼起来:“姑姑家条件差,这100元她拿得有多艰难你知道吗?你怎么好意思跟她算这个!”王雪晴毫不相让地说:“人情往来本来就是你有来,我才有往,难道你想让我们家变成扶贫办呀!”张剑锋再也听不下去了,他拉开门,骂了句“没人性”,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由于家里由王雪晴管钱,一时间他才发现自己身上除了地铁卡外,竟然只有200多元零花钱!伤心欲绝的他找同事借了1000元钱,便踏上了回老家的火车。

 

悲哀!难道我的穷爹就该等死吗

 

2007年4月,张剑锋的岳父王守庆病倒了!经过检查,医生诊断是胃癌中晚期!突如其来的打击让王雪晴母女措手不及,张剑锋迅速为王守庆联系住进了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并托朋友帮他找了一个很有经验的主治医生。

经过专家会诊,王守庆必须马上手术。医生说:“手术费用大约2万元,术后还要接受化疗。目前的化疗分几个等级:EAP方案每个疗程3190元;ElP方案每个疗程7460元;ECP方案每个疗程20000元,且这是目前胃癌化疗的国际标准方案,也是最有效的方案,全套下来须做10个疗程……”这些数字让张剑锋吓了一跳,但王雪晴母女一听说ECP方案最有效,就迫不及待地说:“那就用这种吧!医生,求您一定要把他治好!”

把父亲安顿好后,王雪晴便对张剑锋说:“刚才妈跟我说了,她手上现在钱不太够,我想把咱们存的那7万元钱给妈。我爸单位有医疗保险,到时候等钱报销了再还给咱们。”听了妻子的话,张剑锋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2007年5月13日,王守庆在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成功地实施了胃切除2/3的手术,并开始了术后化疗,王雪晴和张剑锋轮流在医院照顾他。

可是让张剑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5月25日,弟弟从老家打来了电话,他哭着说:“大哥,咱爹生大病了!医生说是直肠癌!”弟弟的话,让张剑锋脑子嗡的一声,手几乎都握不住听筒了。

他顾不得向妻子多说什么,便心急火燎地赶回老家。父亲已经卧床不起,弟弟急切地告诉他:“医生说咱爹要尽快手术,加上术后化疗至少需要7万元钱。如果手术成功,3至5年的存活期应该不成问题……”这时,一家人都用希望的眼神看着张剑锋。他立即决定,去找妻子商量,把他们婚后积蓄的7万元钱拿来救父亲!他让家人等自己拿钱回来,便踏上了回上海的列车。

然而,一听说丈夫要把钱拿去给公公看病,王雪晴的眼睛瞪得老大:“什么?你不是已经答应用那笔钱给我爸治病了吗?”张剑锋低声下气地说:“雪晴,现在情况不一样了,7万元可以救我爸一条命;你爸爸用等级低一点的化疗方案行不行……”他的话音刚落,王雪晴就尖叫起来:“什么?你想用我爸的命换你爸的命啊,你怎么这么自私!人家医生都说了,ECP化疗是针对胃癌的!”张剑锋气得满脸通红,也嚷了起来:“你爸的命是命,我爸的命就不是命吗?”王雪晴不依不饶地说:“不瞒你说,我就是认为把我爸治好,比把你爸治好有价值!我爸有公费医疗,他的钱可以报销;而这笔钱用在你爸身上就像丢在水里,他就是活着又有多大意义?”王雪晴话音刚落,脸上就啪地挨了一记耳光。张剑锋指着她说:“你……你真不是人!”他揪住妻子的衣领,瞪着血红的双眼说:“快把钱拿出来!”王雪晴拼命挣扎着,两人厮打在一起……

当满脸伤痕、疲惫不堪的张剑锋从家里走出来时,他感到自己的心都要碎了。自从妻子奉行“一家两制”以来,自己一直把自己的家人放得很低、很卑微,现在看来真不该啊!

为了尽快筹到钱,张剑锋几乎借遍了自己的朋友。可当时股市正值牛市,人家的钱不是在炒股票,就是买了基金。他借了一大圈才凑到2万多元钱!6月底,弟弟又打电话来,催问钱筹到了没有。弟弟说父亲的肿瘤已经堵塞了肠道,每次用手往外抠干燥的大便时,父亲便疼得大叫……张剑锋心如刀割,他泪流满面地对弟弟说:“你叫爹等等我,我很快就能把钱寄回去……”

2007年7月13日,张剑锋决定,先把手上的钱寄回家,让父亲先做手术,化疗的钱再想办法!没想到他刚把钱寄走,弟弟就悲伤地告诉他:“哥,没用了,大夫说咱爹已经错过了手术的最佳时间……”

2007年8月10日,张剑锋接到了父亲去世的噩耗。父亲去世时,骨瘦如柴,肚子却胀得发亮,癌痛折磨得他整夜大叫,他是活活痛死的呀!而这时王守庆身体已经基本康复,马上就要出院了。得知亲家去世的消息,他十分内疚地对张剑锋说:“剑锋,我们对不住你啊!”然而道歉对张剑锋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他心里充满了愧疚和愤怒。自从与王雪晴大闹一场后,他就搬到了单位宿舍。王雪晴一直忙着照顾父亲,也没有跟他联系。张剑锋觉得,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越来越淡了。

2007年10月,张剑锋与王雪晴协议离婚了,儿子小虎归母亲抚养。然而更让张剑锋伤心的是,因为最终也没能拿回钱救父亲的命,两个弟弟对他怨恨不已,他们不但骂他不孝,而且不肯再认他这个哥……

【编者】发生在张剑锋身上的故事具有很强的普遍性。随着社会发展,“凤凰男”们奋斗进城,与城里的“孔雀女”成家立业已经成为极为普遍的现象。然而,一对生存环境迥异的夫妻,两个文化背景不同的家庭,究竟该如何相处,该如何解决那些看似琐碎,却对家庭和谐极具杀伤力的家务事呢?本刊编辑经过热烈讨论,给他们支了几招:1.首先要树立平等的观念,学会互相尊重双方的家人,不要按贫富划分尊卑,更不能取笑和藐视贫穷的一方,毕竟这是夫妻双方过日子,而不是攀比炫富。2.虽然两个家庭生活习惯有差别,不必强求在买礼物这种事情上绝对平均,但是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如给农村的父母多买几样实用性强的礼物,或者以给养老费的方式进行弥补。3.在家庭遭遇了较大的困难,需要协调平衡时,尽量多为对方的家庭着想,经济上实在困难,首先协商,实在不行可以办理银行贷款以解燃眉之急。4.平时尽量多制造机会,让两家人沟通交流,缩小甚至弥合双方在认识上的差距。

 

关注我们: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集团简介 - 知音动态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2 Zhiyin.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