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娱乐 > 星闻 > 雪灾故事:七个村寨的火把为一个好人点亮

订阅知音杂志

雪灾故事:七个村寨的火把为一个好人点亮

www.zhiyin.cn 2008-07-22 15:41:25 互联网 我要评论

字号:T|T

撰文/民声

2008年年初,一场50年不遇的大雪灾席卷贵州全省,交通阻塞,电力中断,生活陷入困境。危难关头,一个好心的村民自装碾米机,在风雪中义务帮附近7个村寨的村民将黄澄澄的稻谷碾成白花花的大米,解决了大家吃饭难的问题。

不料因过度疲倦,他的手臂不慎被卷进高速旋转的轴轮,结果手臂骨折,手指打断,造成大出血,生命危在旦夕。而这时风雪早已阻断了所有的出路,医院却远在层层叠叠的山峦之外。怎么办?风雪交加、黑灯瞎火的除夕夜,一场惊心动魄的大营救上演了……

 

打米2万公斤,7村寨吃上白米饭

 

从2008年元月12日起,贵州省剑河县就飘飘洒洒地下起了大雪。家住剑河县南明乡麻栗坳、现年36岁的周伟和其他村民一样,心里很高兴,瑞雪兆丰年,预示着来年庄稼会有个好收成啊!可是,5天过去了,7天过去了……大雪不仅没有一点停止的迹象,而且越下越大,气温越来越低,连地面的泥土都冻住了。

到1月19日,剑河县开始断电。一时间,水电告急、粮食告急,到处冰天雪地,黑灯瞎火……

面对突如其来的自然灾害,周伟蒙了,停电给他们带来的最大麻烦就是稻谷碾米难。近年来,附近各乡村都用上了家用电动小型碾米机,这样,稻谷碾米、加工饲料非常方便,也正因如此,每家都没有存多少碾好的大米。

断电后不久,很多人家就开始没米下锅,看着黄澄澄的稻谷,只有发愁、挨饿的份。接着,有人开始直接用稻谷煮粥、蒸饭,吃得叫苦不迭。

政府也考虑到村民碾米难的问题,配发了一些柴油机。怎奈山路早已封阻,自然村寨又极为分散,这些柴油机一时也不能解全县人民吃饭之难。

腊月十九,眼看着自家的米要吃完了,周伟正在绝望之时,无意中突然看见了自己去年因抗旱而买的一台柴油机,眼前顿时一亮,他想:用柴油机做动力,带动碾米机不就行了吗?……想到这里,他当即高兴地踏冰破雪,下山买了一些柴油。经过一番改装,周伟家的碾米机在柴油机的带动下,终于又可以工作了。

周伟是个热心肠的人,还没顾上吃口家里刚蒸出来的白米饭,就忙跑去通知其他的村民。那天,他整整忙活到晚上7点,眼看天色暗了下来,他才收工。看着乡亲们高兴地挑着白花花的大米回家了,周伟的心里乐开了花。

第二天上午,又有附近村寨的村民陆续扛来谷子碾米,因地面结冰,有好几个老乡还摔了跤。周伟热情地给他们碾米,还煮了热腾腾的甜酒招待大家。到中午,铜锣寨一个叫刘老黑的村民当天已是第三次扛谷子来碾米了,看着累得直喘粗气的刘老黑,旁边有人提意见道:“你家够吃就行了,你也得让别人打点啊!”

刘老黑笑呵呵地说:“我这都是帮我们村那些没劳力的家庭打的。”大家一听不好意思地说:“误会你了!”刘老黑大手一挥,爽快地对周伟说:“没关系,要是你这个碾米机是流动的,那能替多少人家解决难题啊!”

周伟心中一动,自家有一辆农用三轮车,要是把柴油机和碾米机搬上三轮车,不就能给周围的乡亲们流动碾米了吗?于是,在村民的帮助下,周伟很快把自家的农用三轮车改装成了简易流动碾米车。

腊月廿一,周伟约上热心的刘老黑,在三轮车的车轮上绑上粗绳当防滑链,然后小心翼翼地开去邻近的王家寨。一路上,周伟驾车,为了防滑,刘老黑就拿一把铁锹不时铲土撒在路上。在危险路段,刘老黑在前面探路,周伟则小心地跟在后面,但还是有好几次差点翻下悬崖。

刘老黑看得胆战心惊,就建议周伟把车停在半路,然后通知王家寨的乡亲们把谷子背到这儿来碾。但周伟说:“我把车开近寨子一步,乡亲们就能少背一步!”

上午10点,车子终于开到了王家寨的进村干道上。当轰鸣的柴油机带动碾米机把黄澄澄的稻谷碾成白花花的大米时,多日未吃到白米饭的乡亲们一片欢呼!

看到周伟在冰天雪地里忙得满头大汗,村民们非常感动,有的送来热水,有的送来煮鸡蛋……当天,周伟的机器从发动起就一直不曾停过。

腊月廿四,刘老黑有事,周伟就一个人驾着三轮车朝平阳坳出发了。平阳坳进寨的路较宽,周伟就把车一直开到寨子里,又忙了整整一天。

中途也有人提到给他钱的问题,周伟笑着说:“在天灾面前谈钱,岂不是更让人心冷?我可不想被人戳脊梁骨,说咱趁火打劫!”乡亲们听后感动不已。

接下来的几天,周伟驾着三轮车一直在附近的村寨碾米,从腊月廿二到除夕,他每天平均碾2500公斤稻谷,一共打了2万多公斤米。也正是有了周伟这个流动碾米车,才使得附近的7个自然村寨在冰雪封山又断电的情况下,每家都能吃上白花花的大米饭。

然而,一个意想不到的变故,却在除夕发生了!这天上午9点,周伟终于小心翼翼地把车开到了大田湾,他来不及喘口气,马上发动机器碾米。

下午4点,连续运转的柴油机突然熄火,周伟忙拿起摇柄发动柴油机。当他费力地摇响机器站起身时,因为连续10天的超负荷工作,疲惫不堪的他身子一歪,左手撑到了柴油机上。谁知油渍一滑,他的左手竟然滑向了飞速旋转的皮带轮,周伟急忙想抽回手,但手臂已经被飞速运转的皮带带进了高速旋转的轴轮……

只听周伟一声惨叫,当他奋力抽出手时,只见小臂一大块皮肉已经掉了,且多处被脱米的尖刺划伤,左手的大拇指被压得血肉模糊,隐约可见几块被绞碎的生生白骨,手臂多处鲜血狂涌。剧烈的疼痛使他当即昏了过去,一头栽倒在机器旁边。

 

爱心第一棒, 6人担架组跪着前行

 

这突然的事故,顿时让旁边的村民惊呆了!他们慌忙把周伟从三轮车上抬了下来,只见他脸色惨白,左臂、左手血肉模糊,鲜血直流。

这时,一个叫陈均吉的村民懂些医疗知识,他飞快地从衣服上撕下一条布条,迅速把周伟的动脉扎住。这时,村卫生室的王医生也来了,在帮周伟紧急止血后,焦急地说:“伤者失血过多,手臂多处骨折,现在很危险,必须尽快送到县医院输血抢救;手臂、伤指也要尽快做手术,否则即使不失血坏死也要被冻坏!”

县医院在六七公里的山外,冰天雪地,走路都不稳,怎么送伤者?虽然村里也有人会开农用三轮车,但傍晚雪地里开三轮车实在太危险,而且山路起伏,周伟此时的状况又经不起颠簸,怎么办?陈均吉等人经紧急商量,迅速用麻绳网在两根结实的木棒之间,做了一个简易担架。此时周伟仍在昏迷之中,脸色越来越苍白,村民们用一床棉被垫在下面,再把周伟抬上担架,再给他盖上一床棉被。细心的村民还灌了两个热水袋,放在周伟断掉的大拇指旁,防止其冻伤坏死。

陈均吉还考虑到路面太滑,担架扛在肩上太高,万一有人打滑会很危险,于是便在担架的四个角各系好一根绳子,这样既能担又能抬,降低了危险系数。

做好这一切,天色已暗,大家在鞋上绑上草绳,抬起担架就走。几个正准备吃年夜饭的村民,甚至来不及给家里打声招呼,一行6人就顶着漫天风雪出发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气温越来越低,周伟本来就身材高大,体重近80公斤,加上担架、棉被,他们每人肩上差不多有25公斤的重量。虽然有两人可以替换,但没走多久,一行人就累得气喘吁吁……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一行人只走了短短1公里路程。陈均吉心急如焚,照这个速度,周伟还有救吗?他忙建议道:“冰路实在太难走了,反正大路小路都要慢慢地走,不如抄近路!”于是,一行人迅速转向小路。

翻过一座小山后,6人来到了一个叫滚羊崖的陡坡前。顾名思义,因为经常有羊在这儿跌伤、摔死,所以连当地村民放羊都要绕道走。滚羊崖是这儿公认的最陡峭的一段路,尤其在路面结冰的情况下,更是艰险无比。

走在前面的陈均吉和王贵根互看一眼后,点点头,随即默契地缓缓跪下来,顶着呼啸的风雪,用膝盖慢慢挪动。后面的两人则用力把担架举过头顶,旁边两人小心扶着。就这样,大伙才小心翼翼爬上了滚羊崖。

很快,陈均吉和王贵根的膝盖就被冰疙瘩硌肿了、刺破了,血流不止,手掌也被冰碴磨破了,但他们咬着牙,始终不吭一声……翻过滚羊崖后,已是下午5点,天已经黑了。周伟还在昏迷之中,呼吸微弱,令陈均吉等人非常懊悔的是,他们出门时忘了带手电筒,昏暗中要在蜿蜒崎岖的冰封山路上行走,一来影响赶路速度,二来还容易摔跤出事!

此时,他们已经距离前面的司洞寨不远了,他们每个人的鞋里、裤管里都灌满冰碴,双脚麻木,又冷又累又饿,渐渐地,步子也没有开始那么稳健了。陈均吉他们商量,由王贵根一个人先去前面的司洞寨找些照明工具,他们随后跟上。

没多久,等陈均吉他们抬着周伟赶到司洞寨口时,没想到寨中男女老少已经聚集了好几十人,在举着火把的王贵根带领下,正冒雪前来迎接他们。

原来,王贵根心急如焚地赶到司洞寨后,立刻找到熟人王金海。可村里仅有的几支手电筒早就耗尽了电池,闻讯赶来的村民便开始聚在王金海家里扎火把。李贵竹老人把自家仅有的几斤煤油全部拿来浇在火把上,也许平时,几斤煤油不算什么,但在雪灾面前,那几斤煤油对农家照明就很重要了!

李贵竹老人说:“周伟是个好人,没有他前些天冒险开三轮车来给我们碾米,我们恐怕除夕年夜饭都没着落呢!”老人的话感动了大家,大家都飞快地扎火把。

接着,李贵竹等拿着火把,提着热水,王金海的妻子则装着烤得热乎乎的年糕,一起焦急迎接陈均吉他们。等陈均吉等人气喘吁吁地赶到后,王金海说:“你们抬累了,这样走下去也影响速度,下面的路程由我们司洞寨的人来抬吧!”没有客套,没有动员,3个村民马上就站出来和王金海一起接过陈均吉他们肩上的担架。

入夜,寒风更加刺骨,虽然盖着棉被,可周伟还是手脚冰冷。借着火光,陈均吉查看了周伟的伤情,只见他手臂惨白、肿胀,黑血已经凝固,人依旧昏迷不醒,脸上毫无血色,生命危在旦夕。

时间已是晚上6点,气温更低,在火把的照耀下,随处可见冰山雪幕,白色幽灵似的格外狰狞。众人无不在心里默念:周伟兄弟,你可一定要挺住啊!

一路上,众人一边小心行走,一边商量着要提前通知下一个寨子作好“接力”准备。因为当地村民更熟悉自己村寨附近的道路,而且有生力军来接应,体力充沛,会走得更快。于是,他们走到离铜锣寨不远的地方时,又分出一个村民提前去通知。

铜锣寨村民刘老黑听到这个消息后,马上和几个村民等在寨口的路上。当刘老黑他们从王金海等人手中接过担架时,王金海他们的体力和耐力已达到了极限,几位村民相继累倒在雪地上,久久站不起来。

 

雪地接力4小时,7村寨联手救人

 

那天夜晚,一群山里汉子的声音显得特别大,王金海喊道:“铜锣寨的弟兄们,这个‘接力棒’就交给你们了,我代周伟兄弟谢谢你们!”

刘老黑说:“说什么呢!周伟难道就不是我们铜锣寨的弟兄吗?你们放心,我刘老黑保证接好这根接力棒,今天没空,改天请司洞寨的弟兄们来喝酒啊!”

就这样,这个“爱心接力棒”在冰天雪地下的7个村寨之间顺利交接着,没有谁组织,凭的只是一颗颗善良朴实的心。让我们记住这几个山寨的名字吧:大田湾、司洞寨、铜锣寨、平阳坳、麻栗坳、王家寨、望月坡。这一路上,每个寨子都是一个加油站,不断地补充着这根“接力棒”的所需物资:火把,热水,鸡蛋,还有年糕。有的人家没有买到煤油,就用蜡烛夹在火把中助燃,有的人家没干柴,就去拆自家的篱笆……

晚上7点,这根“接力棒”到达周伟所在的寨子,他的妻子早已和亲友、村民们等在村口,在火把的照耀下,周伟的妻子看到乡亲们在冰天雪地里,头上冒着缕缕白汽,个个累得满头大汗,她感激得哭着说:“我们一家谢谢乡亲们的大恩大德。”

村民们却说:“周伟是为帮我们而受伤的,我们做什么都是应该的!”而此时,已是晚上7点半,周伟已经被乡亲们抬着走了3个小时。他的情况越来越危险,灯光下,人们看到担架上几层被子都被血水渗透,结成硬硬的冰块。而暴风雪在继续,周伟能挺得住吗?

晚上8点,最后一棒由望月坡的村民们接下。由于这儿离公路已经不远,而且路也稍微宽平一点了,村民张荣富建议用自家的农用拖拉机直接送周伟去县里。在车上,陈均吉、刘老黑再次看了看周伟,发现他已经气若游丝,手臂冰冷,指尖已经发黑,面色更是白得怕人。众人心情都很沉重,只能祈祷车子快些,再快些!

寒夜中,拖拉机特有的轰鸣声显得格外响亮,张荣富尽可能把车在开稳的情况下开快些……突然,拖拉机一偏,侧滑到路边的一个大雪坑里,张荣富重新发动车子,陈均吉他们在后面推,可是车轮打着空转不停地扬起冰碴,任凭他们如何努力,它就是挣扎不出来!

时间就是生命,大家急得直跺脚。这时,陈均吉带头脱下自己的棉袄,4件棉袄铺在车轮下,拖拉机这才吭哧着冒着浓烟从雪坑中爬了出来。 这时,风更大了,风雪如鞭无情地抽打着人们,大家在前面组成一堵人墙为周伟挡风。满头白雪的陈均吉,嘴唇哆嗦着不停地鼓励着大家:“周伟兄弟一定会没事的!”

晚上8点50分,他们终于把周伟送到了邻近的三穗县中医院。医院立即组织了抢救班子,由于医院血库里的血不够,陈均吉、刘老黑等人当即站了出来,卷起袖子说:“输我的,输我的!”经过化验,只有张荣富、陈均吉和刘斌三人的血型适合。很快,600ml的热血输入了周伟的身体。

直到次日凌晨两点,周伟才从手术室里推出来。医生说:“病人失血过多,要是晚来半个小时,可能就没救了!他左臂多处骨折,几乎坏死,左手大拇指指骨也被绞碎成9小块,肌肉韧带严重受损。好在措施得当,送医及时,手臂保住了,断指也成功接上了。”

听到这里,一直守在手术室门口的几个人激动地拥抱在一起。周伟的妻子哭着给大伙跪下说:“我替周伟谢谢乡亲们了……”

经过半个月的治疗,周伟的身体逐渐康复,2008年3月1日出院后,他坚持亲自去每一个寨子答谢乡亲们。每到一个寨子,周伟都会收到乡亲们的很多祝福。陈均吉、王金海和刘老黑等人动情地对他说:“兄弟,冰天雪地里你心里装着大家,大家的心里也装着你呀!”

关注我们: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集团简介 - 知音动态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2 Zhiyin.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