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娱乐 > 星闻 > 忘年情人让我的青春变得灰蒙蒙

订阅知音杂志

忘年情人让我的青春变得灰蒙蒙

www.zhiyin.cn 2008-10-28 10:20:27 人之初 我要评论

字号:T|T

      那个夏季似乎格外炎热,那天中午我心中充满了忧伤和向往,站在办公室的窗前,楼下几株老树在沉默中飘着淡淡清香,那些马缨花梧桐花开放得如火如荼。下午我到韩铃办公室去送“托收验货承付”单据,在韩铃弯腰伏在桌上签字时,我从她西装式衬衫的领口看到了什么,那是白白圆圆滑滑的两团球状物,我看见那神秘柔和的曲线如云雾中岭壑的蜿蜒。虽然是急急快快的一瞥,我还是感到全身血液如着火的礼花般进散飞扬开来。韩铃似乎觉察到了,很紧张警惕地用手拉拉衬衫领子,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脸红无言,韩铃狠狠瞪我一眼,说了句在今天听来很好玩的话:“小屁孩子,思想不健康!”

      那年我21岁,在工厂财务处做最低等的跑腿工作,每天要把从银行取回的“托收验货承付”传票送到全厂各个仓库,经保管员查实验货签字后再通知银行兑款或是拒付。韩铃的“精密元件”仓库办公室和财务处在同一幢办公楼的二层上,有时我去送票单,她那狭窄的小屋让保险柜货架挤得满满的,我们就挤挨得很近交接工作,那时我就能闻到韩铃身上飘溢的成熟女人特殊的汗味。

      那时我已工作两年,独自从农村来到这陌生的城市,总感觉到无助和孤独,工作无味并且没有奔头,我失掉了年轻人应有的豪情壮志,心情灰暗近乎绝望。每天傍晚下班后,我就漫无目的坐上空荡的公交车,从所居的方位晃荡到城市的最东边,看着在霓虹灯的灿烂下幸福的人流,我羡慕着嫉妒着,内心深处涌动着莫名其妙的渴望。美好的爱情只有幸福的人才有资格享有,而孤独的我却只有永远的格格不入,那是在灰暗中盼望着什么却没有方向投奔的岁月。

      那次无意的窥视之后,接连几次我到韩铃办公室的时候就会遏制不住胡思乱想,因为韩铃的确长得很美,是那种成熟妇人特有的白皙丰腴和饱满。而韩铃似乎忘掉了那天的事儿,和平常一样边工作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我闲聊。韩铃办公室桌子玻璃板下压着一张黑白照片,是个化艳妆穿戏服的妖冶女人,热辣辣的目光,侧身要从照片上走出来似的。韩铃问我:“好看不好看?”我摇头说那是戏里扮演的白骨精。韩铃骂我眼大无神,说那个女人就是她,说从前曾是县里剧团的名角儿,韩铃叹气:“时光催人老,现在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又一回韩铃很诧异地看着我穿的长裤,用手捏摸着说:“穿这多热啊,没人照顾怪可怜的!”我下身立刻就不争气地胀大,韩铃假装没看见笑了笑说:“傻瓜!”那天晚上我在宿舍床上看书到很晚,书页里常常浮现韩铃那肉肉白白的脸和热辣辣的眼光。

      办公楼到中午下班后就空空荡荡了,我从食堂打了饭回办公室吃,有时静静楼道里就听见韩铃在唱,唱的是我们的地方戏,声音拖得很长很长,能把心情拉到夜晚的梦乡里去,整个走廊飘浮着那带有汗味的让人心颤的歌声。

      有天中午韩铃悄手悄脚地隔着门缝叫我,我端着饭盒到她屋里坐在椅子上。韩铃问我是不是要离开这家单位,我说因为当官的不把我当人看,估计下个月手续办好就走。韩铃说真走了还有点合不得,起身去轻轻把门关了,然后镇静地用大眼睛看着我说:“我比你大11岁,你怕不怕?”我有点不懂就问怕什么,韩铃身子一歪坐到我的腿上闭上眼睛开始亲我。我全身的热血一下涌上来,接着身体像一块冰似的飞速融化了,当时还不懂得如何迎接女人如雨的吻,但我的手还是毫不犹豫伸进了她的衬衫领口,无可比拟的温暖和柔滑包围了我,我觉得自己在梦想的天国里滑翔。静静的屋里我们清楚听到彼此的喘息声。韩铃取来报纸铺在水泥地板上,无声地脱衣服仰面躺下,那是我有生以来头一回见到全裸的女性胴体,那汗湿味儿和满目温软白色在我脑中如江河泛滥,让我的身体颤抖得如同急雨里挣扎的树叶。韩铃轻轻呻吟着并用手指引着我,我感动得直想掉泪,跪倒着看她的身体在朦胧里起伏跌宕,我的脑子闪过《红与黑》中于连对于德·瑞那夫人的那样感激:“她有天使一般仁慈的灵魂,天下没有比她更美丽的女人。”青春,青春,一场迷乱颠倒的热病,我那夜以继日的灵魂错乱和盲目脆弱,在一个瞬间急转直下投奔去了温柔的深渊。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点击图片可以翻页
关注我们: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集团简介 - 知音动态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2 Zhiyin.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