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娱乐 > 星闻 > 男子幼年被狗咬掉性器无奈变性

订阅知音杂志

男子幼年被狗咬掉性器无奈变性

www.zhiyin.cn 2008-11-20 13:38:54 腾讯网 我要评论

字号:T|T

变成女性的王小春

王小春内心很痛苦

      故事导读 

      25年前,1岁的王小春(化名)遭遇意外,男性生殖器被狗咬掉,命运从此改变。今年4月,经好心人帮助,他接受变性手术,变成了她。但是,性别改变随之带来的其他改变——外人指指点点,家人回避躲闪,身心难以适应,这一切都让她措手不及。 

       昨日,王小春已在沙坪坝模范村一家小旅馆住了半个月。除了去医院,她每天都躲在房间里,“少出门,少花钱,少些麻烦”。 
      然而,麻烦总是要来的,王小春避免不了上厕所的尴尬时刻。她走出旅馆,穿过一条马路,钻进小巷尽头的公厕。身高1.8米,胸部微微隆起,一双41码的大脚,走在街上,她只能低头闪避四处投来的异样目光。十分钟后,她从女厕所里走出来,“不男不女,没有人管,现在这样,生不如死。”她倚在厕所门口,泪水顺着脸流下,滴落到皮鞋上。

       失去生殖器无奈变性

      4月28日,王小春躺在手术台上,眼睛紧闭。不一会儿,他又睁开眼睛看看医生,想了想,又把眼睛闭上。

      王小春知道,一下这个手术台,他的人生将再次改变。

      他的人生第一次改变是在1983年。1岁的他在合川黄土镇长梁村老家院坝玩耍,突遇意外,被狗咬掉男性生殖器。医生告诉小春的父母,他已经失去男性性功能,手术只能保证他排尿正常。不久,父母因此离婚,各自离开老家,把他和姐姐丢给村里的亲戚。

      小春靠婆婆和外婆照顾长大,只上过幼儿园,再没进过学校。

      “小时候没觉得,直到15岁,我才发现我和别人不一样。”小春说,青春期时,他没有出现其他男孩一样的生理特征,不长胡子,没有喉结,说话细声细气,像个女孩子。为了逃避乡邻异样的目光,他远走广东打工。

      打工让他更加难堪。他常常不知该进男厕还是女厕,有人的时候不敢上厕所。他不敢和工友一起住宿舍,宁愿整夜在街头徘徊。他一年换十几次工作,因为在每个地方,都有人嘲笑他是“人妖”……

      4月28日,做变性手术时,王小春睁开眼睛,微笑了一下。他自言自语:“这就快好了。”术后遭遇“参观”与非议

      5月28日,姐姐和姐夫一起到医院,把小春接回老家。乡邻蜂拥到村口迎接,虽然他明白这些迎接里有不少好奇和嘲笑,但他仍然感到从未有过的温暖。“有家人陪伴,有邻居迎接,这是以前不男不女的时候不可能有的。”

      姐姐和姐夫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民,他们想得很简单,把现在的“妹妹”、曾经的“弟弟”接回家,养好身体后再外出打工挣钱,兴许以后还能找个普通人家嫁出去。“只要做完手术能好好生活下去,我们支持你。”姐姐和姐夫曾这样对小春说。

      然而,这种美好的愿望很快就被打破了。

      小春回家后,每天都有人走马灯似的到家门口观望,想“参观参观”。姐姐赶场,邻村和镇上的人都指着她说是“变性人的姐姐”。甚至还有其他区县来的人,专门到村里打听,想一睹“芳容”。    

      “这只是我们家的事情,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晓得。”姐姐告诉记者,外婆和婆婆都已经80岁高龄,事情发生后,两位老人再也没出过门。其他亲戚知道消息后,几乎再没人和他们来往。

      10月,小春去镇上派出所领取了新身份证,身份证上,性别正式从男改成了女。由于没有上过学,她连一张更改性别的申请都写不出。她再三央求,姐姐仍不愿意陪她一起去办理。最后,民警帮她填写了申请表。

      拿到身份证后,小春坐在派出所门口大哭了一场,她也说不出自己到底是高兴还是难过。

       身体痛苦几次想自杀

      小春说,自己早就在心里打定主意:“身体一恢复,马上去外地找工作,决不在家多呆一天!”医生告诉她,手术半年后,她就可以过正常的女性生活。

      在这半年里,小春每天的生活由四件事组成:躲避,躲在家里逃避众人的“参观”;幻想,幻想以后到外面去拥有正常的生活;哭泣,为巨大的压力哭泣;斗争,和小便作斗争。

      “蹲下尿不出,站起来也尿不出,只有半站半蹲,拼命用力,才能勉强尿出一点点。”每次上厕所至少需要六七分钟,甚至十几分钟,每天数次。这件事,让小春几次起了自杀的念头。

       10月的一天晚上,姐姐和姐夫都已经入睡,她站在厕所,脸涨得通红,尿液顺着腿一滴一滴往下淌,再一用力,大便也控制不住了。她放声大哭起来,一头撞上墙壁,想一死了之。闻声而起的姐姐将她拖回房间,姐妹俩抱头痛哭。

      “她家的情况比较特殊,只有姐姐一个亲人,我们这些外人也帮不上什么忙。”长梁村党支部书记杨天明告诉记者,知道这些情况后,村里已经给乡邻打过招呼,大家尽量不要去打扰这个不幸的家庭。

      她不知道未来在哪里

      连日阴雨,气温骤降,重庆的冬天来了。小春没有带御寒的外套,她坐在每天住宿费12元的小旅馆里,不停拉扯身上的灰色薄毛衣。她起身给自己倒上一杯热水,没有喝,只是用来暖手。“尽量不喝水,少点痛苦。”她说。

      11月10日,小春来到主城,找给她做变性手术的医院复查。医院给她做了尿道扩大手术,并给她安上一根导尿管。现在,小便都通过这根导尿管排到尿袋里,但是尿袋什么时候可以取,她不知道,医生叫她等待。

      昨日,记者联系上该医院医务部主任邓女士。邓女士说,手术是医院免费为小春做的,了解到她术后出现排尿不便的症状后,医院立即组织专家,立即进行了会诊。除了进行医疗上的诊治,他们还将安排心理专家对她进行心理疏导。

       小春这次出门的钱,是找一个堂哥借的。堂哥告诉她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只能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姐姐告诉记者:“我们家庭条件很差,她在家里吃口饭没问题,但是她才26岁,漫长的一辈子,我们还能养多少年?”

      “我以为一切都好了,怎么还不好?”对此,小春几次拉着记者问道。说着说着,眼泪又啪嗒啪嗒往下掉。她说,她现在知道一切没有想象的简单,但还能坚持多久,还能等待多久,她不敢想。

        相关链接

       专家提醒变性须慎重

      变性手术专家、西南医院泌尿外科研究所副所长卢根生教授表示,不管是当事人本人还是实施医院,做变性手术都须慎之又慎。   

      “变性手术只是解决当事人的性别冲突,生理上却无法真正变性。”卢教授说,手术后至少有三个问题:首先是外形和功能。通过手术改造的各种性别特征肯定和自然生长的差距很大,即使手术成功,性生活质量也相当低。目前国内多数变性人都无法过上正常的夫妻生活。其二是社会压力和心理压力。变性后遭到的非议可能会更多,生理上也不如想象中完美,患者需要很长时间的心理调适期。其三,变性后恋爱结婚并不容易,且不能生小孩。

      卢教授说,变性手术前,对当事人的心理咨询和辅导是最重要的环节。医院要了解当事人接受手术的原因和心理状态,告知手术和手术后的风险,如果不适宜做手术,应该及时告知,暂缓手术。而当事人自己也要选择正规的、综合配套设施完善的医院,选择临床经验丰富的医生。并要听从医生劝告,不可盲目接受手术。

 

关注我们: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集团简介 - 知音动态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2 Zhiyin.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