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娱乐 > 星闻 > 宋浩浩:张艺谋导演让我跌破了眼镜

订阅知音杂志

宋浩浩:张艺谋导演让我跌破了眼镜

www.zhiyin.cn 2008-11-25 09:51:11 宋浩浩的新浪博客 我要评论

字号:T|T

        这篇文章即使张导见了,估计也会大笑而不会生气,因为这里我只是直接陈述,而不批评和讽刺。我还是开门见山地,把这个让我哭笑不得的经历和它的来龙去脉交代清楚吧。

       张艺谋导演的《印象丽江》早已蜚声海内,没去云南前我就久闻其名——《印象·丽江》全篇分《古道马帮》、《对酒雪山》、《天上人间》、《打跳组歌》、《鼓舞祭天》和《祈福仪式》六大部分。在《印象·丽江》的系列实景演出中,并没有所谓的主题和具体的故事,而是表达导演对丽江的个性体验,是一场荡涤灵魂的盛宴,在与祖先的对话中发现古往今来在人们的内心深处,始终存在一个神秘的人间乐土。好了,这次到了丽江我总该看看张导演的这出《印象丽江》了。

      11月22日的清晨,我们就来到了玉龙雪山下,只见金光披山,淡月高悬,丽江海拔本已二千四百米,而这玉龙雪山主体又在此基础上挺起了3000多米高,实际海拔有5596米高,巍峨雄壮,白雪覆顶,有出世绝尘之感,昆明一路陪来的景汇旅行社导游梅泽勇先生(TEL:13078766875)说:“有大风索道就会停止,很多旅客就是因为风大而不能登上4506的平台,这次要看大家的运气了”。我们的运气还不错,10点半的时候,登到了4506的高度,放眼四顾,一览众山小,又见碧空万里无云,群山绵延,一片宏阔。半小时后,下山,稍做休息,等着下午一点半去雪山下的甘海子蓝月谷剧场观看《印象丽江》的演出。

      下午一点半,演出正式开始,我们进场颇晚,高处和朝阳处全已坐满,我和妻子只能坐到最高的那个平台左侧的一个位置上,这个位置离左侧的演员入场大门极近,可以见到演员出场前的样子,只是没有阳光,山风从雪山远处吹来,刺骨地寒冷,但见到那些淳朴的演员已经出场,音乐也已响起,就忘了寒冷。那些演员全部是当地各民族的百姓,健壮而彪悍,粗犷而豪放,许多城市里来的人初一看还可能接受不了这种风格,正如张艺谋导演自己说的“我在日光下真切感受到了那种扑面而来的粗犷、自然的气息,在雪山的映照下,构成白天演出的一大特色,反而成为一种全新的体验”,雪山的雄浑和乡民的健粗犷确实也构成了相应的对照,摄人心魄。

      20分钟左右后,当我看到马帮的马匹奔驰而上的时候,让我哭笑不得的事发生了,突然从正门挂起一阵大风,大家都纷纷捂住头上戴着的印象丽江白色的文化帽,生怕被风吹走。而对面的风未止,左边的大门里又挂来一股足有八到九级的大风,夹着沙粒和尘土,我扭头向右,搂住妻子,生怕她身上的披肩被吹走,可突然间我的眼镜被这风从耳边吹动了,我微有感觉,正欲伸手捏住眼镜,哪知那眼镜的镜片得了风势,到脱胎换骨成了风筝,一下子飞了出去!

      我的眼睛度数不高也不低,但是眼镜一飞走,我看演出只能看到远方的一个轮廓了,妻子帮我去找,居然没找到眼镜,然后我再去找,从台阶上弯着腰找到台阶下,一无所获,真是见了鬼了,我的那幅眼镜花了不少钱才配来的,丽江有“殉情”之都之称,我那眼镜本也没有干将莫邪雌雄之分,我说这眼镜,你也用不到为张导殉情吧?更气的是,我居然找不到这幅眼镜了,当时估计很多坐在左边的观众也注意到我了,弯着腰寻着那幅眼镜,直到演出结束,我都没找到,所以这场演出我简直是雾里看花,朦朦胧胧,好在音响效果不错,演员代表的普通话还很标准,我也全程听完了《印象丽江》。

      接下来,散场,我去找眼镜,顺着平台找,到平台下的座位找,沿墙角的草丛里找,石凳边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即使眼镜被踩扁了,成了“阿扁”,我也要把它找出来,带回。很多游客看着我和妻子不离场在找东西,甚为诧异,正要放弃的时候,突然平台上走过两位闽南口音的游客,白色的文化帽没戴,戴的是写着繁体字的旅行社名字,一看就是台湾游客,他说“先生,您是在找什么东西么”。我随即回答“是啊,眼镜被风吹走了”,他转身退后两步,说“先生,您看这是你的么”,他从平台前的铁链上取下挂在上面的眼镜,估计是他捡到后挂在铁链上的,我欣喜不已,可是拿近了一看,那镜片已经破损了,有五个大缺口,这可是抗摔的树脂镜片啊,居然被一阵风也能折磨成这样!怪不得当时很多观众说那风是“妖风”呢?

       同时,我也见到了台湾同胞的热心。

      这里建议丽江当局或者张导演,在左侧的大门口按一个门,这样也可以挡风,物理学里有个“风洞效应”,雪山山高,天风极大,那门又宽敞,风到了那里威力就大增,为了游客观众眼镜的安全,帽子披肩的安全,还是加上一扇门好些。而且加了门,还可以给观众一种神秘的感觉,让大家猜测门后面要出场的演员是什么样子的装束和精气神,门一打开,豁然明朗,一举两得,多好,并且也不要花什么大成本。

      我对张艺谋导演一向颇有好感。以前看他的电影才喜欢上了余华和苏童的小说,这次奥运,张导演更是功不可没,我当时甚至想写一篇,在表现东方文化上张艺谋已经超越黑泽明的文章,日本文化和中国文化同属东方文明,甚至日本文化的母体本身就是中国文化,但由于时间问题一直没有动笔,这次到是写到了张大导演,却没想到是跌破了自己的眼镜。开个玩笑,这文章的题目大概也是老天帮我定的。当然,这只是段比较有戏剧性的经历,到丝毫不影响我对张艺谋导演的看法,只是可惜了我那副花了不少银子,那可是妻子帮我选的银色钛框眼镜。

关注我们: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集团简介 - 知音动态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2 Zhiyin.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