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娱乐 > 星闻 > 安顿:被父亲抛弃后母女俩的坎坷情路

订阅知音杂志

安顿:被父亲抛弃后母女俩的坎坷情路

www.zhiyin.cn 2008-11-26 14:25:47 安顿的新浪博客 我要评论

字号:T|T

   “我并没有牺牲爱情,我只是把爱情和利益结合得很好,我很幸运就是了。爸爸已经不在了,我知道你们有世界上最深厚的感情,虽然我不知道我小时候你们之间到底是怎么互相爱上的,但是,我知道,爸爸是这个世界上对我们最好的人,没有爸爸,你的心就死了。可是,爸爸真的不在了啊,你不要自欺欺人,你现在孤身一人,你要等很长时间才能和爸爸团聚,这段时间,我要你跟我在一起,我答应过爸爸,要照顾你到你们团聚……过去,栽培我是你唯一的梦想,后来我长大了,孝敬你就是我的梦想之一。”

      有时候我觉得妈妈也许是有些命苦的,好不容易遇到了好人,却不能有圆满的结局。我考上大学那年,爸爸去世了。他走得很快,从查出来是癌症到最后,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有人说因为爸爸是好人,一生在做好事,老天爷也眷顾他,不让他受罪,他在最后的日子并没有太痛苦。他把该嘱咐的话一一嘱咐了我和妈妈,他说孩子你长大了,你要答应爸爸,以后,妈妈就归你照顾了,妈妈本质上是个孩子呢,世界上再没有一个女人比你妈妈更纯真了,以后,这个老小孩爸爸就交给你了,你要让她晚年幸福。他跟妈妈说的话意思是一样的,说我把孩子留给你一个人了,真对不起,要让你承担那么多,你就再辛苦几年吧,让孩子实现她的理想,她要出国留学就成全她吧,她是个有主见的孩子,会比我们都好,你一辈子都没当成医生,让女儿替你实现梦想吧。我一直在哭,妈妈也流眼泪,爸爸给了她一个眼神,她就低下头,把脸凑到爸爸手边上,爸爸替她把眼泪擦了……这是我爸爸最后的动作,妈妈那时候好像就在他怀里……

      没有了爸爸,我们的家又变成了我和妈妈两个人,但这次不一样,我已经能当家教给自己挣学费了。大约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下定决心,无论怎样,一定要让妈妈过上好日子。那只是一种模糊的愿望,我还不知道好日子是什么样,能想到的就是不让妈妈再当裁缝了,不要让她再为了养活我、培养我而辛苦劳碌,我想让她花我的钱,而不是正相反。

      我大概是我们同学当中最刻苦的人,真的,一点儿都不吹牛,我每天除了当家教就是在学习。大学期间我从来没有娱乐,从来没放纵过自己,大家都在谈恋爱,也有男同学追求我,但我知道他们不是我要的人,我需要的是一个能接受我的背景和附加条件、能帮助我实现理想的人。我很功利,对吗?就是很功利,因为我的愿望非常单纯。

      大学的最后一年,我的同学当中的好多人开始策划出国镀金,虽说海归那时候已经并不吃香了,但能出去学习一下,回来之后身价还是不一样。有一天,妈妈跟我说,你可以去留学,妈妈能给你20万,就这么多了。我当时特别震惊,我妈妈就是个社区裁缝,上了年纪的寡妇,靠双手不停才能养活我们俩的劳动妇女,哪儿来的那么多钱?妈妈从缝纫机上抬起头来说,这些钱是爸爸妈妈早就开始给你存的,里面有爸爸单位最后给的一笔钱,还有这些年两个人为了这一天攒下的。我还记得当时我说的话,我说,妈妈,我一定会加倍还给你的。

      2001年,我带着妈妈给的这笔大钱到了德国,开始了留学生活。

      留学生的苦还说吗?我都觉得没什么可说的,因为知道自己穷,就要拼命学习,只有学习好才能拥有更多的机会,换句话说就是挣钱的机会,得到学位,不管是回国还是留下,好的成绩、好的专业素养,决定了你能得到好的就业可能。我们穷,穷人一生的理想不就是不再穷吗?那么就拼命吧!抓住一切能抓住的机会,使出全部能使得上的劲头。

      我自己就是这样,因为我知道,作为一个寡妇裁缝的女儿,我别无出路。而当我改变了自己的困境之后,才能实现当年对爸爸的承诺,让妈妈过上好日子。

      在德国,我有过几次谈恋爱的机会,有中国同学,也有外国同学,大概我是太现实了,当他们告诉我,他们喜欢我,想和我发展恋爱关系的时候,我马上就把我要把妈妈带在身边这件事说出来,我会简要地告诉他们我们母女的基本状况以及我要这样做的理由,如果他们不能接受,那么就别耽误时间了,大家都要读书、要忙着讨生活,浪费时间去做一件不可能有结果的事情实在很不划算。我不浪漫,对吗?是,我没有浪漫的条件,也不期待有什么浪漫,我觉得妈妈当年就是被那种浪漫给害了,我不想重复那一切。面对这么不浪漫的、实际的女人,他们一个个都被吓跑了,没关系,我不在乎,我想我总能等到一个能接受我的人,如果没有也没关系,我还可以靠自己。

      2004年,我遇见了我现在的丈夫,那时候他离婚了,有一个孩子,正处在感情的低谷。他是我的导师的朋友,我们在导师的家里相识。是他主动追求我的,这个过程持续了一年还多,因为见面的机会少,需要交流的内容又是那么多。这次我很幸运,当我用了很长时间终于彻底告诉他在我和我母亲身上发生的一切,他说,那么我跟你一起把妈妈接到我们身边来吧!我想这次我找对人了。

      我不知道我这样说会不会有很多人不理解,难道两个人没有爱情只有现实吗?不是这样,只不过我是在首先确认了我的基本条件能被接受之后才开始去发展爱情的,我和妈妈不一样,她们那一代女人啊,实在是被十八、十九世纪的小说们害惨了!她们除了爱情什么都不要,我们可不一样,我们先要物质,才要精神!爱情不能当饭吃,男人也不是一辈子的依靠。

      2005年我回了一次石家庄,我告诉妈妈,我要和一个外国人结婚了,这个人很爱我,我们要把她接到我们的身边一起生活。

      对妈妈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震动,特别是她听我说了我丈夫离婚、有孩子之后,她半天说不出话来。大约有两天,她一直在默默地忙碌着,她在给我做旗袍,大红的缎子旗袍,我要求的。第三天的晚上,她做了我最爱吃的红烧栗子鸡,我们面对面默默地吃饭,吃到第二碗,妈妈说话了。她说,孩子,你不用为了妈妈去委屈自己,妈妈在这儿生活得好好的,跟你爸爸在一起,并不想出国,你不用以为把妈妈带到国外就是对妈妈好,不用这样想……

      可能,那是我长这么大跟妈妈说的最长的话,我说她说对了一半,我真的是为了把她带到国外去,才千挑万选找到了这样一个人,一开始我也以为我只是为了这个现实目的,后来我才发现,我也是爱他的,因为他是那么爱我,让我觉得不爱他就是犯罪,所以,我并没有牺牲爱情,我只是把爱情和利益结合得很好,我很幸运就是了。爸爸已经不在了,我知道你们有世界上最深厚的感情,虽然我不知道我小时候你们之间到底是怎么互相爱上的,但是,我知道,爸爸是这个世界上对我们最好的人,没有爸爸,你的心就死了。可是,爸爸真的不在了啊,你不要自欺欺人,你现在孤身一人,你要等很长时间才能和爸爸团聚,这段时间,我要你跟我在一起,我答应过爸爸,要照顾你到你们团聚……过去,栽培我是你唯一的梦想,后来我长大了,孝敬你就是我的梦想之一。

      是不是很残酷?我?我不觉得,成熟的人应该有面对现实的勇气,这不是残酷,这是理性。

      那天夜里,我听到了妈妈很低的啜泣声。只是几声,我知道她在想什么。

      2006年我结婚了,定居在慕尼黑,我穿着妈妈给我做的旗袍。之前,我和丈夫回到石家庄来接妈妈参加我们的婚礼,那次我们也带走了爸爸最大、最帅的一张照片,现在就挂在我们家给妈妈准备的房间。

      讲到这里,我和妈妈的故事差不多大概讲完了,当然对于过去的好几十年,这些还是太简略了。我不知道妈妈看到我讲的这些会怎么想,很多话,很多当年发狠下决心的那些念头,妈妈并不知道,或者不完全知道。不管她怎么想吧,假如她看见了,我希望她相信,我是最爱她的人,她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就像她这一辈子都在把让我幸福当成她活着的目标。

      采访手记:有些话一辈子都不想说

       在第一次采访罗嘉佳之后的第三天下午,我把写好的稿子发给她。

       晚上大约九点,我接到了罗嘉佳的电话,她说她不希望发表这个故事了,因为她母亲不想她在自己的回忆中伤害别人。

      我们都知道,那个人是谁。

      那天我和罗嘉佳拿着电话聊了好几个钟头,她反复强调,那不是她的意思,而是她母亲的要求,至于她自己,她这样说:“无所谓的,我很希望能让所有不了解我妈妈的人了解,我的生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用我的人格保证,我所说的一切关于他的话,都是我的真实想法和当年的真实情况,我没有歪曲和丑化他,我只是不能赞美他,因为他真的不配。”

      罗嘉佳给我的道歉,说让我白白跑了一趟石家庄,我说我能理解她母亲,我知道那种感觉。

      她不相信。

      我说我知道,你可能会仇恨那个人,会希望他的丑暴露天下,你母亲却永远都不会这样做,因为你没爱过他,她却曾经爱了很多年,并且有了你。

       放下电话的时候我其实挺郁闷的,反复看着那篇稿子,心里有无限的舍不得。

       这样到了11月17日的凌晨,我想好了,要去说服他们。

       我在清晨五点半从北京出发,到石家庄的时候,不到九点。一路上我脑子里常常会冒出一句话,这人生啊,真像一场电影,真像……

      罗嘉佳听我说出“我在石家庄”的时候特别吃惊,半小时之后她坐进我的车里,哭了。又过了半小时,我在她家小小的客厅里吃她妈妈刚刚煮好的汤圆。

       整整一个上午,罗嘉佳和我,对着电脑,一字一句修改这篇稿子。她妈妈出去了,走之前跟我说:“你知道,所有的话都是女儿说的,这是她的权力,她没有撒谎,但这不是我说的,你知道有些话我一辈子都不想说……”

       所以,我的读者,当你读到这里,你就明白了,这不是我最初写下的那个关于一个有点上了年纪的女人大半生情感经历的故事,不是让我总是联想到《伤心电影》那首歌的那个沧桑的故事,不是了。

      眼下这个故事,我也喜欢,喜欢这个讲故事的年轻女人,喜欢她的带着点儿残酷的理性。我甚至有点儿羡慕,她因为清醒,而距离稳定和幸福更近一些——如果,稳定可以和幸福画等号的话。

      我怀念11月8日从石家庄回到北京之后让我甘愿彻夜不眠急于写下的另一个故事,怀念那个做梦做得更彻底因此也格外颠沛流离的女人。她已经老了,我见到和听到的她,因为这复杂的大半生,成为传奇。当然,没有她的传奇,就没有她女儿的今天。也许,这就是一代代女性成长的必经之路——我们总是沿着上一代的足迹蹒跚而来……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点击图片可以翻页
关注我们: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集团简介 - 知音动态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2 Zhiyin.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