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娱乐 > 星闻 > 不仅仅是冷血:评导演拍戏炸死军犬

订阅知音杂志

不仅仅是冷血:评导演拍戏炸死军犬

www.zhiyin.cn 2008-12-04 10:13:58 学者王晓华的搜狐博客 我要评论

字号:T|T

     近日,网络上流传一篇标题名为“一个炸死军犬的导演”的帖子,爆料在一电视节目里,导演姚守岗讲述了自己15年前拍摄电影《犬王》时,为了让画面效果真实,活生生炸死一只屡次立功的军犬。他称:“为了让表演更加真实,剧组给一只屡次立功的军犬绑上真实的炸弹,让它奔跑过程中被炸成碎片。”导演还补充:“为了减轻狗的痛苦,务必要一次性把它炸死。”讲完这段话后,该节目把警犬被炸碎的镜头反复播放了多次。节目播出后,遭到许多网友强烈愤慨,更有网友发动人肉搜索,称要把导演资料公布出来,让大家骂他。http://v.sohu

    近日来,某电影导演在央视的访谈节目中提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他在拍摄中国某部影片时,“为了让表演显得更加的真实”,把“一只训练有素、屡次立功的军犬”炸成了碎片。这个消息在网上曝光以后,该导演受到了网友们的普遍批评。网友们敬畏生命的意识更加衬托出这位导演乃至中国电影界的欠缺。尽管作品频频获奖,尽管张艺谋和陈凯歌等人成为国际知名导演,但是我们却觉得中国电影缺少了些什么。

  当代世界电影已经至少具有四种视野:1、意识形态视野;2、文化视野;3、人性视野;4、生态视野。这四种视野对应着四个层次的电影境界。综观全球电影的先锋形态,我们会发现传统的意识形态电影和呈现具体民族文化的电影虽然仍占有一席之地,但不再构成电影的主流形态,当代电影更多地在人性层面乃至生态层面上表现人及人的处境。人性层面的电影既深入到个体的精神深处探讨人的复杂性(如人的超越性与人的本能冲动的冲突),又把人还原为人类整体的成员,而不是仅仅将人当作民族、国家、地域的附属物。生态电影则更进一步,在人类的整体生存处境中关注人类与所有生命的命运。如我们所熟知的《杀人鳄鱼潭》、《末日救未来》、《龙卷风》、《星球大战》就把人类置于宇宙的背景中来呈现,表达了对生态灾难的警惕,对人类与地球命运的关注。它指征着地球村时代电影的应有形态。

  如果我们把中国电影放在上述四个层面上去评估,其不足就暴露无遗:张艺谋等人虽然超越了八十年代以前中国所流行的意识形态电影,但是他们的电影从总体上还仅仅达到了文化电影这一层面,对人性的探索则刚刚开始,生态意识更是无从谈起。对意识形态电影的超越是张艺谋等人的贡献,人在他们的电影中不再仅仅是政治人,而更多地是文化人。他们的电影最独特的部分都是以东方文化为背景、为内蕴、为空间展示中国人的生存状态。这固然没有错,因为在超越了意识形态电影以后,电影必然上升到文化层面,而展示中国独特的文化对于在八十年代以后重新“走向世界”的中国来说也是绝对必要的。然而张艺谋等人却陶醉于自己所极力渲染的东方文化氛围中,未能进一步拓宽自己的视野,将人放到人性和生态的层面上去表现。他们甚至通过杜撰和虚构的方式将东方无限度地东方化,以迎合西方人对东方的期待视野,从而把呈现东方文化变成了一种“谋生之道”。这种“走向西方”的方式作为一种文化策略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却限制了中国电影导演的精神空间。他们始终将自己定位为“东方人”,而不是“世界人”,更不是“地球村村民”或“生态人”。“东方人”与“东方电影”只能走向西方,而无法真实地走向世界,这是不难弄懂的道理。所以,我们在赞美张艺谋等人的成就时不能回避中国电影的局限性。

  中国电影导演的最大欠缺表现为没有生态意识,或者说,他们尚未建立自己的生态视野。现在人类已经进入地球村时代,人们开始以整个生态系统为单位思考问题,世界电影中内蕴着生态意识的作品正被广泛关注。但是中国电影导演却是地球村中的“例外”——他们对全球性的生态危机视而不见,而是依旧陶醉于展示某种文化语境,甘愿做文化意义上的井底之蛙。他们没有意识到:人类只有一个地球,不同的文化共同体都存在于地球上,如果地球村灭亡了,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都无法继续存在。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电影导演的视野过于狭窄了,其电影观念严重落后于时代。中国目前还没有一部真正以人类的生存处境或以生态系统为背景的电影(部分科普片除外)。有人说这是由于技术上的局限造成的(如中国的电脑合成技术还不够发达),但技术上的原因并不是主要的,因为阐释生态主题不一定要有类似于《星球大战》般的宏伟图景,而完全可以以小见大。在一定意义上,电影观念和电影视野决定着电影的存在状态。中国电影人对好莱坞电影的商业性常有不屑之词,却没意识到好莱坞电影中的部分名片对人类命运和生态系统的关注是中国电影所难以比拟的。关注生态系统就是关注生态系统中所有生命的命运,好莱坞电影以动物为主角的为数不少,爱护动物的意识也比较强。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美国电影《与狼共舞》的结尾特别声明“本片中的动物演员均受过特殊训练,在本片的拍摄过程中未受伤害”,这充分表达了人对动物的尊重。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中国电影中虐待动物的场面不时出现,除了本文提到的砸碎警犬事件以外,还有的电影导演故意让一匹马从悬崖上摔得粉身碎骨。

  在第五代导演渐显强弩之末之势时,人们越来越寄希望于第六代导演,然而从第六代导演的当下表现来看,他们对第五代导演的超越是有限的。其标志之一就是他们依然缺乏生态意识,尚未创造出可以称得上生态电影的作品来。这也在某种意义上表征着我们民族视野的狭隘。所以,我们必须清醒地承认中国电影的总体欠缺,中国的电影导演也应该以知耻而后勇的勇气提升自己,创造出中国自己的生态电影来,让中国文化中的天人合一观念在地球村时代获得新的内涵,生发出丰富的影像语言。

我们已经到了为动物福利立法的时候

王晓华

       为了追求表演的真实性而把警犬炸曾碎片,这个“艺术事件”使我想起网络上流传的一系列虐待动物的照片和视频。从虐猫事件、火烧流浪狗、炸碎军犬,种种残害生命的行为大白于天下。其情节之残酷,曾经让我对人这个物种感到失望。富有讽刺意味的是,面对这种冷酷的行为,现有的法律竟然没有制止的权利。警方在接到公众的举报后,也只能对肇事者进行道德谴责——中国目前还没有对动物福利进行立法。迄今为止,虐待事件的肇事者所受到的惩罚仅仅来自行政和道德层面。冷酷的现实迫使我们不能不从良心的层面上升到法律层面,再次寻求为动物福利立法的可能途径。

       记得前段时间,曾有人呼吁为动物福利立法,后终因支持者稀而不了了之。在不少中国人看来,现在最要紧的是解决人的问题。在人的基本问题还未解决之前,谈论动物福利问题似乎过于奢侈了。持这类观点的人尽管理直气壮,但支撑他们的实际上是单面的人道主义伦理学。在他们看来,世界上只有人是宝贵的,其它生命不过是人实现自己目的的手段。事实上,人和动物都是世界的成员,我们怎样对待动物,就会怎样对待人,这是再浅显不过的道理。在西方开始关注动物福利问题的19世纪末,西方社会尚没有实现普遍的人际平等,有色人种、妇女、劳工阶层的地位均相对低下。正是在动物福利获得法律保护的20世纪,西方全面完成了人的解放进程,因此,人类内部的解放和人对动物的解放大体上是同步进行的。反观缺乏动物福利法案的中国,我们会发现歧视性的话语和行为(如地域歧视、年龄歧视、阶层歧视、职业歧视)仍在这片土地上广为流行,保护人本身权利的法律依然有待健全。所以,动物保护和人的解放之间并非毫不相干。二者在很大程度上是互为因果的。

      前几年,我在英国访问期间,曾注意到当地法院对一起虐猫事件的处理。当事人仅仅因为对所收养的猫照顾不周就被法院传唤,不得不到社区进行义务劳动。在肇事人公开向社会道歉之后,人们的谴责之声才告平息。中国的虐猫事件已经达到了剥夺动物生命的程度,远比英国的同类事件严重,却被定性为道德事件而非法律事件,这已经足够让我们省思了。无论是对于人,还是对于其它生命,最有效的保护都来自法律。为了保护生命的权利和福祉,我们不能不真诚地呼吁中国尽快为动物福利立法。

关注我们: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集团简介 - 知音动态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2 Zhiyin.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