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娱乐 > 星闻 > 处女之身,我痛苦的引以为荣

订阅知音杂志

处女之身,我痛苦的引以为荣

www.zhiyin.cn 2008-12-04 15:07:48 牧文财经网 我要评论

字号:T|T

  我故作风骚地说等他洗澡后再亲热,并用暧昧的眼神把他送进了卫生间。然后,我风一般地逃离了那个酒店。

  处女之身难道是耻辱?

  我仍是处女,但处女身份却使我陷入尴尬的境地。下个月我就要结婚了,未婚夫是我深爱的男子,可我没有勇气告诉他我还是处女身。不明白缘由的人,一定会觉得这是荒诞不经的事情。

  更让人难以相信的是,六年前我结过一次婚,却没有和我的前夫发生过关系。

  说来话长。六年前,我从外地来到北京,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公司做营销,收入不高,压力却很大,每天累得要死,却只能挤着公共汽车回到六百块钱租来的小平房。那时候,我没有体面的衣服,没有娱乐,更没有什么夜生活。我对自己当时的生活状况很不满意,但我没有体面的文凭,外表也不十分出众,要在卧虎藏龙的京城里混出个模样,真是难上加难。

  直到在一个酒会上认识了李诚明,我才隐约看到了“突出重围”的一丝曙光。李诚明是个五十多岁的新加坡商人,生意虽然做得不大,但也算得上是腰缠万贯。这个不甘寂寞的老男人看上了我,虽然我算不上漂亮,但至少还算年轻。

  那个酒会后不就,李诚明就对我展开鲜花加晚餐的猛烈攻势。对于这个老男人的意图,我自然是心知肚明。起初我只是应付了事,没想到的是,一个月后他却向我求婚,并许诺我在新加坡能过上优越的生活。对此我并非无动于衷——我没愚蠢到相信这个比我父亲还大几岁的男人能给我一生的幸福,但新加坡的永久居留权对我还是有吸引力的,我一直梦想能去那里读大学。经过好几个不眠之夜,我向他提出了我的要求——如果真结婚的话,那也只能是“有名无实”的婚姻。

  当时他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我的要求。也许,像他这个岁数的男人,结婚也无非就是找个伴,以驱散单身生活的寂寞(他前妻三年前去世了)。

  认识不到三个月后,我们在新加坡举行了婚礼。除了一个要好的女朋友,我的家人和朋友并不知道我结婚的事实,我骗他们说我是去新加坡读书深造在新加坡的日子并不像我起初幻想的那么美好——李诚明不仅算不上是富翁,甚至算不上是中产阶级。结婚以后这个老男人的缺点暴露得越来越多,他很小气,不再像结婚前那样舍得在我身上花钱,甚至在柴米油盐的问题上也十分抠门。不过,我还是顺利地成为新加坡某大学的学生,这是我感激他的惟一原因。

  说白了,我和他只是假结婚,或者说是骗婚。我和李诚明结婚后,虽然同住,却没有过真正的夫妻生活(没有发生关系)。三年后,我拿到居留权,然后就跟他离了婚,回到北京发展。李诚明痛恨我欺骗他的感情,我也明白这样伤害一个人很不对。离婚后,我跟他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现在想来,那三年“有名无实”的假婚姻,在我头脑中实在没有留下多少记忆。虽然婚后的我在慢慢地发生变化,除了仍是处女身,我几乎是换了一个人。那三年我一边读书一边坚持打工,我不仅拿到了体面的文凭,也在那三年里积攒了一笔收入。我能感觉到自己变得越来越有自信,也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回到北京后,就职于一家很有名气的外企。通过自身的努力,我在事业上一帆风顺,这种成绩是三年前的那个我不敢想象的。与同龄女子相比,我不仅能自食其力,而且收入不菲。在北京我过上了我梦寐以求的自由、优越的生活。

  但是,在感情上我一直都不太如意,我想这可能是报应吧。以前是我欺骗了男人,现在轮到我受男人的欺骗了。那些虚情假意的男人,有的交往没多久就显露出赤裸裸的欲望,无非是看上了我的身体或者钱财,对于这样的男人我深恶痛绝。所以回北京后的几年里,我的感情生活几乎是空白。好在平时工作压力大,我没有很多时间去想这些事情。

  不过,约在一年前,我结识了现任男朋友沈浩,跟沈浩谈恋爱是我有生以来最开心的事。我十分欣赏他的男子汉气概,而我在他的心目中,简直就是女神的化身,他认为我是完美的。只是,每次他这么说的时候,我都会感到万分羞愧。我有何脸面称得上是一个完美的女人?一个骗婚的女人不要说完美,连善良都说不上。

  当一个人深爱着另一个人的时候,是不忍心欺骗对方的,哪怕是一个小小的谎言都会让我产生深深的罪恶感。所以,在我们开始交往后不久,我向他讲述我这些年来的经历,包括我和新加坡男人的婚姻。他是个宽容的男子,当他知道我是个结过婚的女人,他并没有嫌弃我,丝毫没有减弱对我的爱。我被他的大度感动了,并且坚信他是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我跟沈浩都深爱着对方,都有结婚的打算。但是,离婚期越来越近,我的烦恼却与日俱增。沈浩知道我结过婚,但我当时没有勇气告诉他那场婚姻是骗婚,我害怕他知道真相。谁要是知道我结婚的真相,都会说我是个自私狠毒的女人。我不敢想象当沈浩知道我曾经是那么一个坏女人的时候,他心中会作何感想。所以,直到结婚前,我一直没有告诉他我其实还是一个处女。

  每次他和我亲热的时候,我心里都十分压抑,一直不敢触及最后那一步。虽然我其实是很愿意为他付出一切的。但如果让他发现我还是处女,他会有怎样的反应呢?这是不可思议的,他一定会觉得我欺骗了他。

  很多次,我想鼓起勇气向他坦白,但如果他知道我曾经这样欺骗我的前夫,我在他心目中女神、公主的形象一定会破灭,我害怕他会因此不再爱我。

  我很爱沈浩,不想失去他,而事情已经发展到不能再拖的地步。我想不出有什么借口解释自己这个奇怪的身份——一个离过婚的处女,说出真相又怕失去他。

  后来,我的一位女性朋友给我出了一个主意——用其他的方法破了自己的处女之身,比如说和一个陌生人做爱,然后再跟沈浩结婚。起初我觉得这太荒谬了。处女之身是女人的骄傲,可我不仅不敢将之献给自己深爱的男人,却要费劲心思去考虑如何献给一个陌生人。这实在太可悲了。沦落到如此尴尬的境地,我十分痛恨当年那个自私虚荣的我,如果那时候不答应那场假婚姻,我现在哪有这种痛苦。

  最终,我还是采纳了女友的建议。在我看来,这也是解决问题的惟一办法。于是,在一个失眠的夜晚,我流着眼泪决定在再婚前找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做一次。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找一个合适的男人来破自己的处女身。我认为这个男人应该符合这样几个条件:首先,这个男人对我没有感情,我不希望对方爱上我,否则很可能会给我带来大麻烦;此外,他必须是个经验丰富的男人,因为我知道第一次做爱会很疼;第三,不能是我的同事或者朋友,否则以后难免会有尴尬。

关注我们: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集团简介 - 知音动态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2 Zhiyin.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