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娱乐 > 星闻 > 南京"疯狂司机"判死刑 四受伤家庭首次面谈赔偿

订阅知音杂志

南京"疯狂司机"判死刑 四受伤家庭首次面谈赔偿

www.zhiyin.cn 2009-07-27 09:46:35 互联网 我要评论

字号:T|T

   孙伟铭一审被判死刑后,金、张、韩三家向锦江法院提出了民事赔偿诉讼,但却面临诉讼中止的危险;而原、被告之间的民事协商也迟迟没有实质性的进展。昨(26)日上午9时整,孙伟铭的父亲孙林辗转一夜 ...

   

     孙伟铭一审被判死刑后,金、张、韩三家向锦江法院提出了民事赔偿诉讼,但却面临诉讼中止的危险;而原、被告之间的民事协商也迟迟没有实质性的进展。昨(26)日上午9时整,孙伟铭的父亲孙林辗转一夜后,终于主动约上3个受害家庭商谈赔偿细则。孙林承诺,一定会想办法筹钱,无论多少,都算是为儿子弥补罪过。这是车祸发生以来,4个家庭首次面对面地坐下来协商赔偿事宜。

尴尬会面

承诺努力筹钱赔偿

    受害者并不满意,商谈90分钟没有结果

    上午9时,在龙舟路附近的一家茶楼,金宇航和张志宇早早按约抵达;当韩思杰和父亲走到茶楼门口时,孙林也只身一人到达。依旧是那身破旧的蓝色衬衫、米色长裤,佝偻着身子的孙林看上去苍老不堪。他看到韩家人后,先是一愣,随即慢慢地说:“你们也到了啊?走嘛,我们上去说。”

    一坐定,孙林就开门见山:“我愿意赔偿,我正在想办法筹钱。”孙林说,他已经和几个亲戚提出了借钱的要求,而他们也答应了,一定会尽快筹钱做出赔偿。

    对于孙林的承诺,金、张、韩三家人并不满意,“从出事到现在,你曾无数次这样说过,但是你真正做到了吗?我们给你打过无数次电话,你每次都是嘴上说得好听,到最后甚至连电话也不接了!”韩思杰更是怒气冲冲,连续质问孙林:“为什么不登门道歉?为什么连关心的电话也不打一个?为什么不拿出实际的赔偿行动?”“我耳朵不好,电话经常听不到。更何况,我连钱都没有筹齐,怎么联系你们嘛?到头来还不是一堆空话。”孙林痛苦地说,他在达州铁路局工作,每月只有1000多块钱的工资,老伴早已办了病退,两人每月的生活费加起来也只有2000多块钱。孙林表示,他们在重庆还有一套住房,他会尽快把房子向银行作抵押,贷款用作赔偿金。

    孙林恳求,他希望三个受害家庭能看在儿子还年轻的份上,联名向法院写一封谅解书,让省高院在二审的时候能够依此改判。“我明白,你们提的要求并不高,但也请你们理解我们家庭的实际困难。如果到时候钱还是不够,我就打借条。”孙林无奈地建议,但被金、张、韩三家否决了。

    商谈从上午9时一直持续到10时30分许,但双方仍未就具体的赔偿数额商量出结果。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点击图片可以翻页
关注我们: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集团简介 - 知音动态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2 Zhiyin.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