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娱乐 > 星闻 > 富豪移民潮再现 起因于社会软硬环境失衡

订阅知音杂志

富豪移民潮再现 起因于社会软硬环境失衡

www.zhiyin.cn 2010-05-27 08:36:13 搜狐博客-和静钧 我要评论

字号:T|T

   最近有个热门话题,说的是富豪移民潮。所谓的“移民”,就是“出走”,所谓的“潮”,就是“出埃及记”式的大规模迁移态势。由于这些“弃我们于不顾”远走他乡的,是被认为在社会蛮有地位的富豪人士,他们的“出走潮”,的确震撼了我们。

    出于一种思维惯性,我们免不了想探究富豪移民潮背后的确切原因。除非这些富翁向我们吐露心声,或者我们进行全面的问卷调查,否则我们不可能得出一个有统计学意义的可信结论。笔者梳理了一下近期诸位观察家的判断,发现有“仇富说”、“公权力原罪说”、“教育原因说”等,他们都说得很对,但他们都毫无例外疏忽掉了一个观察学中最基本的法则:全面性。

    如果“仇富说”是成立的,那么一个具有“仇富”阴暗心理的国民对富豪阶层的压力,应是持续性的。不间断的压力下,富豪出走的行为范式,应是“先多后少”,断不会慢慢形成“潮”,或“第二次浪潮”,原因很简单,走一个就少一个,富豪群体逐步萎缩,最后社会阶层发生“土豆效应”,出走的人级别会越来越趋于平民化。

    与2003年之前曾出现过的移民潮背景相比,我们至少在制度层面上显得更有确定性,譬如出台了《物权法》,我们还在《侵权责任法》中尽量推动精神赔偿,使之让作为救济法的《国家赔偿法》也能对接上精神赔偿的平台上。从税负的角度上看,中国税制中的“逆向调整”之势并没有完全消除,富豪们依旧享受着很低水平的所得税率,而在北欧等国家,富人每赚100欧元,60欧元可能就是上缴给国家的税款。

    然后我们来看一下“公权力原罪说”。“公权力原罪说”的基本要旨是,公权力的膨胀,压缩了私营领域的生存空间,很多企业的发展不得不依附公权力的神助,致使他们处于法律风险中。由于“移民可以出走,而公权力不能出走”,富豪们采取“用脚投票”方式,规避公权力,到异处找避风港。从这个要义出发,“公权力原罪说”的确说到了很多现实问题上,但这样的观察依然无法满足统计学意义的“潮”现象。

    再一个说法是“教育原因说”,而且这个说法得到了移民机构的认同。但话又反转过来看,“教育原因说”岂不是移民机构开拓业务时惯用的说辞吗?“教育原因说”至少只适用于子女尚未进入学龄阶段的年轻富豪,子女成人了的或已经明显进入后学龄期的富翁们,他们移民的动机绝对不会“教育相对优势”。

    苏东剧变后,本只有800万人口的东欧小国保加利亚,一两年之内就少了100万人口。这100万人都去哪儿了?从独裁统治中解放出来的保加利亚人,有的就近去了欧洲富国,有的越洋移民到北美国家。这第一说明移民潮与国家宽松的移民政策是有相当关系的,第二说明了“人往高处走”的自然流动性。

    上世纪6、70年代,大批在欧洲和北美的韩国科技人才,纷纷回到韩国,促成了韩国科技和经济的突飞猛进。新中国成立之后,也有大批顶尖学者从欧美返回。如果没有钱学森的“回流”,很难想象中国还会顺利地拥有“两弹一星”。而他们回流的根本性动机,绝对不在于物质利益,而在于为国为民族能做到的人的价值的实现。

    中国崛起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和第一大出口国,而且预期今年可能超过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海军也远征亚丁湾,扬威海外。中国还在两年之内举办了奥运会和世博会。一切说明中国正在成为制造富翁的福地,《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也说明中国的富翁人数已经膨胀到仅次于美国的程度。但移民潮的逆向流动,说明了我们过度地强调了“硬实力”,从而让“软实力”出现雪崩式下行,突然的“软环境”恶化,才是真正产生移民潮的根本的原因。

关注我们: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集团简介 - 知音动态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2 Zhiyin.cn

回顶部